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目 录

◎ 一口井被大雪摁住(诗三首) (阅读3676次)



1  一口井被大雪摁住

一场大雪是那样无声
那雪“护住了一只鸟的爪迹”
顺便护住了一口黑洞洞的井
像是一句语言的缺口
看来是深度赢得了命名

窗后的人有点模糊
恍惚一只循着爪迹
行走的长嘴鸟
偶尔碰触了一杆枯立的芦苇

它们颤了一下
又相互挺直了身子

是否会有一个心存渴念的人
奔赴到井口
是否会有一只丢掉了长嘴的鸟
又丢掉了飞翔

人和鸟  两棵摇曳的草
草从雪地里钻出来
井  竖着它的悬崖
它多像一棵空心的草啊

一口井被大雪摁住
而井往往是干涸的


        2005、3、20

2  一场大雪

一场大雪在飞舞
一场大雪在跳动

一场大雪在漫卷着行进
一场大雪在颠沛中流离

一场大雪是那样无声
一场大雪是那样轻盈

一场大雪在词语中说出
一场大雪在众人的口中传递

一场大雪在一场大雪中重叠
一场大雪在一场大雪中定位

一场大雪真它妈的大啊
一场大雪好像永远在下


  3  玉兰花开

一树被冬天遗忘的雪
现在张开了翅膀

在枝头  那些孤立的白色鸟
现在是一群
一群飞翔的鸟
停在了空中

它们落下来  一瓣、两瓣......
一个小女孩把它们捡起来
轻轻放进她的书包里

还有一瓣  在地上  草丛里
一小块冰雪
这是一个叫玉或兰的女子
那纯洁  倔强
孤绝的美

        2005\3\25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6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