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普济哀歌 (阅读2675次)



普济哀歌
      ——谨以此诗悼念我的父亲

那只怪鸟——
停在冰刃上。
叫声渐急渐缓、渐缓渐急……

石膏一样的月亮  悬在半空,
树枝在灰烬中摇曳。
那是谁的身影啊?
安排眼前的一切——


七十二道关口……
是前世还是今生?
太阳在黑夜的背面出现,
一阵唏嘘隐入云雾。


黑暗——
急燥洒在行人的脸上。

枝条被寒风围绕。
一条窄门中,
蜥蜴在爬行。

唯一的话语,
从梦中走来,
如街头的镜影。


原谅我的只言片语……
山中已泪水成河。

它应该像光明一样强壮,
在泥土中被容纳,
最后到达你的心房。


哪里都不能成为边界。

即便用十公里长跪,
细数一个灾荒年月的音色和足迹。

即便山川、河流、原野,
同时静默……

面容从消失的地方,
站起来——


                      2005/4/2凌晨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