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从热血青年到草根居士 (阅读3758次)



    我关窗闭户,坐在屋内的一角,读着南北的这两册新书。不知不觉地,我就进入了南北构筑的那个清幽、洁净的世界。那块净土离我生活的这个恃强凌弱、尔虞我诈的现实太遥远了,我不能不深受感召。但当我捉笔想为它们写点什么时,却感到了一种巨大的茫然失措与力不从心。这样,我不得不翻到书的第一页,从头再读。如此反复,成了我这几天最主要的工作。
    我读过南北早年的一些诗歌,大多是关于家国的题材,言辞中有热爱、悔恨、忧伤、意气风发、愤世嫉俗的情绪在相互交织与流动。但总而言之,他展现在读者面前的仍是一副铁骨铮铮的硬汉、热血青年形象。
    南北近期的文字显得很简洁、轻盈、飘逸、灵动,构筑的是一个“给灵魂洗澡”的世界。他让读者看到更多的是他柔情的一面,一个佛门居士的形象。
    很难说清这二者孰轻孰重、孰优孰劣,因为前者肩负更多的是拯救肉体的问题,后者担当更多的是解决灵魂的问题。我相信,在任何时代,每个人其实都希望同时保全自己的灵魂和肉体(当然,我深深知道这种状况几乎不可能出现)。当然,我现在关注的不是这个话题,我关注的是,在这二者之间,一定存在一个转折。那么,南北是如何从一个热血青年转折到一个草根居士的呢?
    南北在他的生命中经历了一次奇遇。几年前,南北被误诊为胃癌晚期。这使得这个热血青年不得不逃出医院,独自上路。他不想将灵魂和身体留在那个毫无意义的地方。于是,他皈依山林水泽。他要把自己归还给泥土。他选择了太阳涅槃的西方。
    后来的发展出人意料。3个月后,南北并没有与死神如期而遇。于是,南北不得不辗转回到郑州,到查出他是胃癌晚期的那家医院重新检查。一阵折腾以后,竟得到一个十分俗套的结果:一切正常!那位德高望重的肿瘤科主任重新看着当初的诊断书时,半天不言不语,后来又语无伦次地嘟囔:“没错呀,真不可思议。误诊?!不会呀……”
    南北虽然躲过了死神的追踪,但他在这场自我放逐、寻山访水的过程中,一定得到了一种奇怪的来自时间之外的启示,使他看见了生命的真正的亮光。所以,我认为,这场误诊、这场身体上的莫须有的疾病成了南北生命中的转折。
    我不是佛教徒,对佛学也没有什么深入的研究,我阅读此类文字全凭直觉感受,我督促自己首先准备一副接受洗礼、熏陶、磨砺的心肠,然后,就是静静地等待灵魂被撞击的那一刻。在我漫长的阅读生涯中,我也读过许多被称为高僧或佛门居士的书,但它们中的许多文字要么晦涩无比、高不可攀,要么就是拿腔拿调、言不由衷,弄得我等慧根浅薄之人一头雾水、败兴不已。
    南北的出现是一个例外。他关注的不是什么大事件或大人物,他把目光更多的投向了那些卑微的人事和不起眼的瞬间。在这些卑微的人事与不起眼的瞬间中,南北寻找到了生命、时间的真正含义与世间万物的本质。
    我曾经也在社会底层走动,采访过诸如街头卖艺盲人、几十年来默默坚守的手工艺者,但我并没有融入其中,我与他们对话、拍照完成以后,转眼就抽身而去。更多的时候,我还把自己打扮成了一个文化工作者形象,有时候甚至是高高在上、隔岸观火。我其实并没有真正了解到他们内心的疾苦与喜怒哀乐。
    南北有所不同,他几乎“忘掉”了自己,与那些被侮辱被损毁者站在了一起,与夜间悄然绽放的花朵站在了一起,与清晨涓涓流动的溪水站在了一起,与空中缓缓升腾的云烟站在了一起,与他们同呼吸、共命运。长此以往,南北自然能发现一个神秘、和谐、博大、精深的世界。
    南北的世界是我所不能达到的。但我看中的恰恰不是他的这些,我看中的是他在发现这个世界的过程中为我们重新找回了一种可以被称为永恒的东西,那就是“信仰”——它正是我们这块饱受凌辱的土地、这个灾难深重的民族所缺乏并需要的。

(《了就是好》/《幸福在心》,南北/著,华文出版社2005年1月版,每册定价:18.00元,共两册)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