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苏格兰小镇的残雪 (阅读3863次)



苏格兰小镇的残雪

——题陌生人的风景照

“噢,河流那些波浪
有着冬青树叶般的沉郁”
在葱茏的灌木丛后面
陌生人的一个瞬间的视野
已被蛰居者几度临摹

这场小雪怕是在凌晨就停了
午后,仿佛春天的阳光,消融出千家鳞次
而下午,阴霾和着云翳,天光陌生拘谨
异国小镇寂寞的建筑群
神似一群缄默自得的本地居民

一箭距离外是“宫殿”旅舍
有一条临河的道路,此刻湿漉漉的
那些车辆在陌生人的相机里戛然停止
但它们的轱辘仍在旋出哧啦啦的声响
那陌生人是否会迷失在由此生发的追忆里

要是他眺望,他也可见
小山腰际班驳,积雪皑皑
高处植被繁茂,保持着成于盛夏的绿黑色调
(其下当有小径通向幽静
他是否曾与小妇人前去分享)
而顶巅,飘渺于蒸腾的雾气
宜于思,宜于痴

吁,这出游欣然的陌生人
他若不曾如此小伫也罢
只是他当切莫错过转向山路的右边
那里,枯黄的草茎上
卧着一髻儿薄雪呢

2005.03.05


山顶


放下午学后,要是有太阳
也早已偏过山头
西山的荫影会一片片倒伏在地头
我喜欢这样的下午,即使没有微风

打猪草一般从北边叫斜坎土的那块梯田开始
向南沿着那一排田拾掇过去
再翻上与邻村界限的坡
(那里满是严重风化的牛肝石
粉褐色,手指一捏便散,细且腻)
爬上去,就到土埂形似剪刀的叉叉田

这时候的高度,可以看见红红的落日
背篓里松松地装满油绿青嫩
还不够多哩,当停放下来,把它们压紧些
野油菜、细菱子、空筒草、马齿苋、癞子草、麻蝈草、地灯笼、狗耳朵
是它们的名字

等把这一带的田间搜寻完毕
已是第四回压紧它们
肩膀上越来越感到背绳在勒进来
但心头在开始慢慢轻松

尽管天色不早
沟垄里或许已有一缕炊烟袅袅升扬
我仍会照例把背篓在那块平整的石头上放好
腾出了自己,就把身体贴紧山崖
从崖下唿唿地往上攀
最后用力一蹬,飞身上了山岗的最高坪台

要是夕阳还未完全消隐
在那里,有时候我就会呼喊
要是黄昏已经靠近
我就只是跑上山顶
在那里,我攒紧拳头
静静地立着
静静地看群峰向远处奔腾
静静地任凭心头泛起幼小的忧郁

(后记:这几乎是我五岁到十岁在故乡每天下午的经历,而今我已三十三岁。这几天,那些遥远的下午总在聚集、萦绕。写出来和含在心里的诗行,第一次大量出现了“山顶”。我居住的宁波市,市区附近没什么山顶。再远一点是有的,可那是别人的山顶。我应该去自己的山顶一趟了。)

2005.03.02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