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2005:春骚 (阅读3635次)



《2005:春骚》(组诗)

一、2005:春曲寒

她说,踏春,她说,腹中的生命,
折柳,柳未发青;清濯,河水彻骨
心急的女人在早春的时光中漫游,风,
一阵接一阵,更远的风中藏着魔咒,
莫须有的美好。给你红,给你绿,给你
桃花将开的凄美。旁观者的眼神:尘埃
绿得生机,我们无知,看不见枯草的倒伏,
未及腐烂的伤感,麻雀的快乐。继续走,
别愈来愈慢,春光铺设的大地,除却比喻与
修辞:太阳甲,大地乙,树是丙……
你的笑,像寒春中的柳,有风则动,无风
静垂。末了,匆匆折回,不见了三月的花
背上多了一袋青草,小声哀婉。
    05/03/08

二、2005:备忘录

春光松散,散如去冬的雪花,一场风花雪月,
那些日子轮陷了,劫后余生,鸦雀聒噪
更远的日子,美轮美奂的街景,漂亮的女招待
节日的广场,大人和孩子们玩气球,许多日子
弥漫着气球的飘浮。缓缓的火车头进站出站
红旗旅社,新世纪宾馆,大嫂排档,亲人和朋友
忧郁和深邃的目光,促膝长谈,笑或者不笑
暗夜的旷野在城市之外,呼啸着被高楼阻挡的风
隔夜的棋局如茶盏之冷。抓紧睡眠,天就要亮了
放栏的羊,以草为食。我们中的大多数,
被集体悬空,统一声调,念备忘录。
    05/03/09

三、2005:春状态

不可能是静止的,如山;事实上是静止的,
如磐石。没有更多更广的喻指和更深的草。
天空在一小块一小块地转移,呈现大片的虚无
背靠枯柳,背靠一根水泥杆,患眼疾的年轻人
听一只麻雀装作悠闲地鸣叫,一个醉鬼
跌倒,你的内心颤抖了一下,更多的嗜酒者
无人约,众人匍匐在巷子里,温文尔雅
等待救火车的嘶鸣,流亡也变得奢侈
惟有郊外的河流比性欲还亢奋。
     05/03/09

四、2005:春之晨

窗外嘈杂,鸟鸣和着人声、机器声,更大的
一场噪动在皖南大地上卷土重来,晨钟悠远
采茶的姑娘成了大嫂,大嫂成了婆婆。旧雨新芽,
吐绿吐绿。蕨类开始疯长,草莓熟透,娃娃们的
读书声朗朗上口。一个人的身体,一张床
更大的流动在平静的背后。据说,春天将
越来越短;据说,小城还要大范围拆建
春之晨,茶花带露水,挤着千年前的色素,
红瓣黄蕊。黑色的火车在提速,愈来愈多
仍愈来愈挤。春天的事,去掉不安,早睡
早起,勤扫台阶,偶尔去青山寺走走,
与庙里的禅师握握手,阳光洒下来,
寺院的檐角高挑,泛着安祥的光
      05/03/10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