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四首 (阅读4591次)



2005年2月19日


节日后,许多人没有见过。
红色砖块的墙上贴着春联
一辆少林客车翻山越岭

一天里我们结束又开始
甚至前往庙宇
洗净衣服,晒在太阳底下
没有春天
事情却在发生

象不真实的事情一样
我虚构出他的离开
重复他的激动,无畏,放弃
祝福他的生活

晚上温度降低
覆盖了预言


2005年2月20日

翻阅十几年前的诗篇
岩石,大海,我谈不上喜欢

一样的是,我们毁坏了许多东西
在它们动情歌唱的时候
正在生长的时候
在一个大花园里
遍地落英

事情并没有多少复杂
它就在眼前
那么,一个村庄如此站立
无穷的坚决,谦卑
深深的温暖
莫名其妙的进步





2005年2月21日

许多东西还未被命名
它脱离我们
这幢大厦,这辆警车,这片摆满绿色植物的庆典会场
还会变成废物
节日里最生动的将很快消失

城市形同虚设
在两个人的对话里我渐渐哀伤于美好
苏醒带来停滞
什么力量可以击退我

尖锐的喇叭,喊叫的得奖者
我们的天空
焰火,焰火
她对我说 “你将如何安顿”
面对一桩喜事沉默不语



白天


从水泥楼梯上去
早晨的阳光不能照到门口
幽暗,潮湿的木制鞋架
过道通往房间
巨大的衣橱在床边,没有书桌

这是不真实的描述,我忽略了
触手可及的掉落
地面的水渍,弥漫的重叠
没有拉开的窗帘,那里

她得到一整个晚上的温暖
黑夜过去
天花板上下垂着熄灭的白炽灯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