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2005年的作品 (阅读5184次)



    残  缺

一生追着自己的尾巴
寻找不会残破的事物

从芝麻中拣起更小的芝麻
就要够着它们了:
前天是一些冰凌草的影子
更早的日子,它们还来不及
修炼成一团真气

而今,它们在一泼尾气的圆满里
我坐在众人皆知的残缺里。想起
一个人说,他必用无垠
载我,覆我。

与我相反,农人们在腊月挂起犁耙
将腊八粥甩洒在门槛
洗手,祭家神
不问魏晋。



  一束爆竹,寄给澜沧江
    ―――寻找马骅

我肯定是你进教室前,
还在捣腾的那一个:把牛粪塞到黑妞的书包
在他们的哄笑中
把条凳扶起。你的课
这样被我搅乱了吗,你瞧老师
墙上我写的炭棍字,连蜘蛛都在模仿
我还有一大捧野花,让你爆出笑,不出五秒。

我还会是诗生活客人中
最不好侍侯的那一个,在你当值的时段
无事就涂鸦几首
在你回复后眉开眼笑,之前又咳又蹬脚。

爆竹里有引线,屋外有停不下兴奋的报警灯,
这个鸡年,我们不缺什么了吗

蜗牛刚把天线探出去,它知道
在我们齐声喊出来之前,猫咪也得屏住呼吸
噢,不要说漫长,
那个电话,就要从澜沧江畔响起:
那个人,来历不明
躺了很久才醒来的那个人
他刚刚想起他被谁牵挂着
他就要回到我们中间

    慢

总有人进进出出。办公室有人跺脚,抱怨不够暖和。
她们的嘀咕,显得很小声。
火炉吱吱响,最后漏下来的水滴
有瞬间的跳跃。之后是沉默。像两次赛跑之间,
总需要点什么,连接心跳和慢。

说昨夜的哭声,来自一包鼠药,
13岁女孩,最后还是哭了。父亲,像从天边赶回来
收礼金,顺便确定父女称谓,以及两间半土屋的归属。
四十多个村民站出来,把他轰走。

接下来,当务之急是
募捐款放到哪里最安全。犯难的人们
掰着指头逐一筛选:穷苦的舅舅,
瘸腿的三姨,远逝的外祖父母。看起来那班主任
------刚分来的女老师,是最合适的人选。
三个学生会干部,从没挨过饿的女孩
今天学会先递上笑脸,再递上募捐箱。

说书人语:时光是书简的慢,
酒精棉球里,针头也是。而女孩
她将长大,把活人的日子演得像故事。说方圆百里
偏远山顶,一个女孩和三条狗。
两条蹲门外,一条在脚边。他们有同样的等待

        说 吧

下午的雨,在你开始打盹的时候
忽然来了。十米以外,一切都模糊着:
偶然的烟波和必然的纠结
雨中的山庄,你喊出希厉克利夫的名字
看见窗玻璃后
他被复仇挤扁的鼻子和脸

天使还在抟土,宿怨因此不熄
女人的后裔与蛇
生死相缠

而现在你平静,并乐于相信
在深秋,果实因大爱而浑圆
一双扎草人儿的手,将还原一切

像一捆凌乱的稻草
对人世的眷恋
你躺下来,宇宙陷在它自己的高烧里
所有模糊不清的呢喃
在雨中都可以被听懂

    咖啡之夜
    ―――赠风事、兰雪、南方狐

咖啡托上来的时候,我们每个人
将得到不同的一杯。嘻,嘻嘻,哧哧,哈哈,
不怕惊动天上人。笑声在上空
搅动着四个城市的空气。
“我晕,妇女代表大会在北方向开了呀?”说这话的
是师永涛。他当然可以从邻桌移过来加入,
或喊一声女诗人万岁,再以
师永涛的速度撤离。
嘻嘻,好热闹。这是兰雪。在3721,我搜索过这个名字
最先从跑道驶出的,是雪佛兰SPARK,
Matiz的最新一代,它轻便、动力适中,适合这位
难得高声的山东女诗人。
风从杭州山顶吹过来,
从风事的诗里吹来,是令桃花得气的那种。
慢下来,四个人踮起脚,回到盛唐
世间便再无鹤舞,也无桃花了。
南方狐我至今无缘一会,但我们
肯定会在某个水曲涧响的地方
相遇并拥抱。让达利的面团钟软下去,流淌
再流淌,我们便在一起了:切成细丁的柠檬皮,少许的
加利安诺甜酒和玉桂粉,呵呵―――少许的慵懒。
说到相会之日,笑声小了一点,可那又有什么关系呢。
过了今晚,就处处是阳关了。流觞曲水之后
依旧是柳,我们折柳于渭城
并毫无心肝地大笑了。咖啡呀咖啡,怎么还没有端上来
我们都隔着屏幕,闻到了它。
她叫卡布基诺、薛涛或洛丽塔?那在杯底浮沉的,
那蚱蜢舟载而不走的,年年相似。早起的太阳
会端出新的一款。而我们只是我们。

    雪   后

雪落下来没有一点声响。相对于
那些绚烂的事物,如此沉寂让我不安。我已经羞于说爱,
说寂寞和潸然泪下。从落下到消陨, 我还来不及
把它们捧在手心。

我一再说原谅,也没法把自己
弄得更麻木和细碎了。目睹一种仓促
越来越多地,我提到
磷光的黯淡,那些只开过一回的山谷兰,咒语中
沉沉睡去的山峦。我开始越过辞藻的屏障,
把诗行写得简单。

一些嚣叫还在舌间堆砌,一些鸟雀
从树梢下来,安静地觅食。昏暗中,
晚宴如期排演,刀叉弄翻了酒,弥漫着预言中的腐气。
一个人在尘世,在齐膝的雪中,日夜兼程,
他紧捂着胸口,快要
望见金壁辉煌的门了,
他跪地,满脸泪痕,说芝麻,开门吧。


    想念一片灰色的屋顶

如果它一直倾斜着, 野猫不窜,父亲
就老呆在上面。他弯弓形的身子
和漏雨的屋顶,和不知所终的虹桥,
成为天空诡秘的一部分。
空气中有什么快要着了,即使在
这样的雨天。
我是最后一个放弃努力的,想找到那易燃物。
棚子顶上是油毛毡
这我是知道的
雨水在夜里滋生了什么,没有人告诉过我。
仿佛那么逼真的岁月,
只是一个梦中的暗示,
仿佛一颗初孕的露珠
从来不曾
在初晴的日子
在老井侧旁,青石板上,迟疑地展开。

    读某诗人的《个人介绍》

2004年我刚学会上网
那年我没怎么费劲就记住了一个诗人
他生在江苏
那里出过好诗人,比如才子江南渣子
他有一可爱公子―――可见上帝还是很公平
他现居上海,有个问号适合放在这里:
那个火焰山城市,适合一只
和炸雷比嗓门的生物?

他是民主人士,这没什么惊奇
他在上海打工,治疗腿疾
我私下想,他跑得够快了,可有奥林匹亚的神祗
追得上雨中狂奔的诗人?一直
以为他患的是眼疾:所见皆空

想象中他护着长辫  护着
一个帝国的短处和痛,所以他总是忙啊忙
怒啊怒,我对他兴趣不减的原因
他没工夫追究。事实上,
他降生前48小时,我刚用哭声
表达对这个世界的看法
他们都说我错了,我得为此  
在这个星体延搁很多年
和他同样


    一  生

先出现的是小男孩
后面追着斑点狗
老人拄着拐,女的那个,搀扶着他
面对这样的蹒跚,小草的迟疑,是有分寸的
昨夜我找出久弃的经本,河面宽阔,歌声婉转
荣光和挫败都可以上溯到唐代
在河道的弯处我将依次遇见颓废者和使徒
失忆者将俯瞰他的童年、壮年和老年
现在,像所有倒叙隐去的尾声,以上的一切从头来过:
浮尘落处,晨祷的风声中
我终于为自己的无知、短浅和骄矜
埋下头来

  祷

孤独的人不停地爱上风,爱上
被根茎分岔
又一再否定的存在

要有光
要在礼拜五之前,把汗流完,守空心斋
要赤身裸体,
像穿过针眼那样,走过神的庭院。
匍匐,镇定
祈祷微风、春泥和燕子,轻说彼岸和永不抵达

要噤声
把甬道里最后一盏灯熄灭,遗下空
逼出内心的懦弱,冥想原罪和救恩。

黄昏来临前,神啊,允许他们哭个不停吧。
允许他们活着,并且脆弱
允许他们横陈
在任人踩踏之后,成为麦加。


  
    春天的磐石、苹果绿和风

那么多石头已被移走,只留下一块
在新长出的一片绿草地中央
是贪睡的牛儿,也是屏障,阻止孩子们
放学时直接翻过墙去。
我的眼睛有时跳过那草地
一直向北。在辽南,苹果园碧绿如海了
也还会有望儿山拔地而起,一座孤零零的山峰。
呼啦啦的风好像停不下了
北京城拥着她的望京
十三楼公寓里的哥哥,和我有同一款紫竹箫
同一个盆景中
猴儿山上搬下来的小石猴。
有很多年我们蜷缩在一个叫马脚岩的小村
期望它一抬脚,苦闷就飞走
那断壁上显现过什么样的天书?又在哪一些啼哭的夜里
让神盛怒过
都不记得了。只感到两座从未被移动的石块
在越来越焦急的等待中
就要被孵化,这漫长的、容易打嗝的春天。


    狂奔在乡间的大道上
  
只是烈日旁边
一小朵与水有关的黑影,片刻的迟疑和慢,
给了那部马达吼叫的可能。

他就那样奔跑起来,发觉自己停不住了
那团阴影追逐着他,哦不,
是他追逐着对手,携带着
他的拜伦式感伤,他的啤酒肚、自由主义心脏,和他
射向草垛的第三十一只瞎箭。

瞧,他多么像
赶赴乡间集市的山林人,急于用皮货,换回
明天需要的铁器和镇山之物
他闻到他一直排斥的气味,以为散发自别的地方
后来发现来自身体:他自己的这架臭皮囊。

没有什么能拦住他了
他跑,直到栅栏围成的城市,咕哝着
从广阔的乡间消失
―――他终于跑出自己的射程了。

    某人在一个秋夜的状态

不见乌鸦白
也不见朝雨中的渭城
已作古的哥们
又起身去了一趟扬州
轻舟数着三月,然后是八月,一个叫05
善涂鸦的家伙
他在雨山路蜗牛棚的书案不生青苔,只长文字癣
一只壁虎长相不俗,
学着他背手,踱步,把竹简里
拽出来的一段物件当绳梯
“纳闷,纳闷啊……”, 他是在思忖
这无由之由,无解之绳套
当夜风骤凉,他侧身,卡在04和06之间
如果那是一次蓄谋
他的脱逃,就是这个赛季最富戏剧性的一次
嘎嘎
他最后长啸而去,成功地
把一只夜鸟的黑,和一个半球的黑
包揽无遗

    去大连

“一会儿就走了哦,” 他语气轻松
往肩上搭旅行袋
十九点,他将从检票口进入
那趟列车。人群中他像个长大的孩子,
看不出诗人脾气。
他不习惯在车上吃饭
从不,把一件事重复做几个月
居然写了三年!这是说诗,他咬着牙说的
但是牙医不能给他安慰
他打盹,看面无表情的人,在他们的脸上写生动。
独自出门,不能像羊群那样走动
走得满山都是。也许
他很想那样。
再过一段,他要去山中
会一个师傅,那么古旷幽深的山
也需要一个胖子
来填补。他耸耸肩上路,他仰望的时候
休 • 奥登也在仰望:
现在山峰堆满了冰雪
“某一天,它会撒下白花花的瀑布”
是的,有理由相信,
是的,所以人们等待。

              墙

不顾我的感受,一面墙突然打开
露出深灰色的水泥地。
一年来,我已习惯于它刺眼的反光
墙角的粪便。
而现在,我被无缘无故悬空
醒来在墙外。

它兀立,又消失。抹去我的张望
和曾经的存在。
我想起二月的早春,
一面完整的墙,因为一簇小花的探望
有了裂缝。更多的美
还没碰到墙,就哗啦碎了。

         多少手形的花,捧起这一切?
越来越近地,我感受到
黑色的事物,它们坚硬的牙齿。
我知道,在夜里的一些生物
剿杀着另一些,这不值得惊讶。

就像现在,一场雨过后
寒气又回来。我添衣,关窗。
放弃无谓的反抗


          端 午 的 水

我很久没有听到
喧天的锣鼓了。看不到龙舟,壮汉,
和扑腾的鸭子。雨水浸泡的五月,天空飘着的涩味
不全是苦艾的。 河岸和山顶长满人群,
他们的嘴唇翕动,脖子一伸一缩。踮起脚
从花伞和人缝中看过去,
能看到的就这么多了。

长长的桨伸过来,
它还在伸,它就要伸进黎明了,我的睫毛
就要触到传说中的水草了。逆着光
我还是不能将你看清。

雨停了是忽然间的事。老家托人
捎来一叠相片,说小贩们沿街兜售。说明文字
都出奇地小:百年不遇。洪水
再次漫过锦江大桥。



    小区速写

他母亲的头从窗口伸出来三次。小胖的游戏
都和翅膀有关。他拆一切会飞的:蝴蝶,飞机,奥特曼
此刻他翻书,不哭也不闹。看它们
一页一页
从六楼飞下去。骂声突然停止。

再静一点我的眼睛就穿墙,就看到浴室里滴答的水。
这短暂的宁静,立冬前夕
蒸气般的幸福。

轻轻说一声我爱。驼峰的感觉
就是家的感觉。澳州考拉胸前松松垮垮,
袋子里会跳出机灵鬼,说妈妈,妈妈。
有人爱上疯野的韩国丫头
有人从乡下回来
大门口遇见阔别的同乡和欢跳的狗。

    偶 记

18:59分,太阳收回它的引信
人们着急往回赶
甚至向日葵
也不再摇摆它奴性的头颅
我欣赏着街景,闲逛
脸上的漠然与别人相仿
但这不是我的城市,虽然
我曾在各类表格中,将身份与其框定
我的归宿在远处
在两个加油站连接的
十四公里外,我始终在那里
除了有一次,在达德书店
我曾想把其中一本,带回家去
试图让自己“敞亮”起来
这个城市最近一次铺天盖地的
派送活动中,满地是随手丢弃的宣传单
即使这个,也无助于帮助我廓清
我与时间、与痛苦之海的渊源。我知道
它们与我的内心之间,
一只巨掌与我无知的头颅之间
那包浆终会形成,且珠圆玉润,但此时
谁都得耐着性子等下去
静待某种默契的摩挲

  
      在阳明洞(外二首)


这些高大茂密的树冠
平息着强光下万物的躁动
对于阳光,我不是逃匿
是潜入。是至爱、窒息。

游客也不是游客,
是蓄意
撞向树心的飞鸟

它从众人的视线中消失
自得于躬耕渔猎。
四十廷杖
成就一洞之光。

那含冤藏屈的一幕
如今悄掩在一片空山里
暮霭正在散去
晨钟接替着夕鼓

    心  外

车窗外偶尔闪过牛群
阳明先生故居的,步态优雅的
群贤。
不知它们是否听过
“心外无物”并深以为然

如果长髯飘飘,随口
吟出“连峰剑天兮,飞鸟难通”
此刻算不算在剑峰上行走了

飞鸟过处
我感受通天之翼,猜想
浮云把不问西东的大智
也传给了它们

我愿意把迎风脱帽的青草
    看作满街圣人。

    龙场驿之夜

空手抱不住它们,夜晚
我立于会堂外
独自面对的那一片虚静。

我想触摸到枯寂之美
华灯如雾
越来越缓慢地,
群山拉动阔锯,锯那些灯柱。

山之静,山之动
浑然不觉
想起许多年以前,众人推舟于陆
你独在龙岗山东洞

令我得见山形,
不识其本性之良。胸前
手机欲振,暗红的,噤声的
我缩作一团的心跳与呼吸。



      在弘福寺(外三首)

在放生池,佛说你可以有一次机会
放生自己

那些花儿
似乎比别处开得自在。
鱼儿和龟们,或逐食,或戏水
一律的仰头向天。
绕曲廊远观的,大概都是些
不得见火中莲花的闲人
如你和我

大殿之内烟起烟灭
大殿之外我有片刻的愀然
不见檀林
不闻欸乃伴归舟

无人注意到我的慌乱,
舍一寺,择小径而返。

    鱼之乐,鱼之赴

鲢鱼、鲤鱼、鲫鱼……它们纷纷
向雕栏下的鱼食涌来,向我
纷乱的内心涌来

临渊之鱼,揆水之鱼
辙水中
我寻找丢失的那一个我

也曾苦向一滴水,寻找大海

湖水依旧缓行
不问渊水之积


    和它们一起老死红尘

夜晚将再次来临
寺门紧闭前,我必起身
向园中花木一一道别

忘乎气节的变幻,
忘乎俗念的消长。
其实我此刻最想的是:变换一种姿势
再坐下去。

佛说且放下红尘之事吧
唯其空,便能包容万物

我说一切皆流,无明之人
请允许他
继续沉浮于一些心愿未了


    枯 坐

那一刻我什么都不愿再想
只捉摸石刻上
“佛”字的吞吐之象

研究它出锋的迅速
和末端顺江而下的收势

是否也坠下钩子和鱼饵?
是否每一名
正襟危坐的僧侣
都有藏于袖笼的桃花?

你说黑夜和白昼此消彼长
你说两个人坐下去
坐久了就能成为古人

    玉 屑(外一首)

生如夏花般艳丽,死时静如秋叶
哪一样我都做不到

我日日在火中端坐
只为在我活着的时候
还能静如秋叶本身
当我转身  或者碎去
都艳如坠玉

     玉  祭

我知道每一块玉石里
都藏着一个佳人的体香
碧者曾如蓝靛
白者如酥

我曾经死命地抠
用指甲
用泥中刨出的半块云纹瓦当

云纹深处,歌坊余音不绝
她不是被江水卷走,
是自己跳下去的
有没有一个方巾儒生
摇着她慢慢冷却的身体
喊玉儿


蚊子的城(外六首)

它们在秋天成群出逃,弃下空城。
最亡命的是雌性  还在为越冬
采集足够的血浆。
------我早已不恨它们。我们都无法
像捏着啤酒瓶那样,扼住谁的细脖颈。
我担心起它们的翅膀,天气
越来越不适合飞行。想起一个嗜酒的朋友
三十岁那天,
像细脚花蚊,嗡一声烟散
去了哪里。或许他终于可以沿途
打听他的生父。


  攀  谈

它们形态各异。但终于扑扑落地。
在通往麦加的某个山崖,一拨人或一队牲畜
将追上前面的,并开始攀谈。我指的是
那些终于汇拢的魂灵:高贵的,委琐的,
一个挤着另一个。
死亡是灌了铅的话题,虽然你可以
故作轻松,切换到别的,关于恒河或复活节岛
这仍然是一个陌生的世界
你来过。就像你从来没有。


  妥  协

花露水可以涂在夜的痒处;果香型的药片
用来阻止蚊子们的侦察和伏击。我最终
没能把它们赶尽杀绝。也没能拒绝
它们以暮秋的名义,送来的针头和失眠。
好吧好吧, 我都接受。
那最后送来的疫苗,将给我眉低和眼顺
给我拒绝已久的
------那言和的曙光。


  对  月

啤酒瓶开出白色的水花,有人一夜无话。这是月圆之夜。
世界对一条蛇的诱惑, 小到一碗牛奶。
我们的抱怨,只关乎青菜的色泽,豆腐的口感。
说酸或者涩。说到秘密。

新月割下的耳朵十五又长了回去。
疯掉的那人还在后园。刨坑,一锄接着一锄。
有人告诉他,天就要黑了。他说跳吧,跳下去
水就满了。

今夜水路迢迢。
水族馆的住户们,再次长出树叉形的刺
擎起什么都不重要了。
红杏隐在扇形、圆形的门洞后。寺院紧锁。
有人打门叩问。
挂出来了,那天灯!阿肋路亚。
万物一闪即逝。不是谁惊愕的脸。

  密  谋

你说爱着灌木丛的矮小
和雪花小小的妖娆
说世界看起来
还不算无可救药

你瞧,日暮之前
墙根之下,我和我的同伴排着长队
就要把你们囤积的稻谷
搬运一空

  落  日

群峰发觉
再也高不过它了
于是合谋,用黑披风
障蔽好奇的眼。睡吧村庄
这是第七天,创世纪结束
仙人遗下小小破屐。
天亮以后,他会找到天上的那一只。

              
    语言和赞美

他刚去过鸟市,听它们用各样的舌位和口音
唱赞美诗。
他舔了舔口腔里的药棉
昨天,那个位置还是一颗坚挺的横牙,身体里的火苗
不时从那里蹿出―――而现在被空洞占据。
这不可违拗的搬运工!他摇摇头,愿意站得更远一点,
看植物用开花,接替单调的音阶训练。
一直递增上去,会有什么塌下来?
还有一周, 那里会长满, 粉红的肉或发声的欲望
口吃和漏风症被矫正,
赞美重新开始。


    外科大楼(外四首)

电梯间相遇的人
他们相互看见,但不能彼此安慰
有一种恐惧是共同的―――

拥挤着上去
又一层一层分散开来,但病痛没有。
有时候我也染上那高热,幻想自己
不是面团捏成的。

黄昏里坐得乏了
父亲铺开长卷,专注地画着。
仿佛忘记了,十年前也曾有一阵风
想把他卷成筒状
天黑之前他将完成
另一次遗忘

     手术室外

电梯口快要被堵死
那么多躺椅、废报纸和空烟盒
都被一个身份固定着
我是32床的家属

这一人轮一次的签字机会
我情愿让出来。
在我打盹的时候,它还是
通过楼外的一道金光找到了我

      洁 癖

这房间的每一个角落都长满毛刷
它们潜伏着
弄伤我的皮肤和嗅觉。

这有点像
隔着一层皮癣吻你,母亲。

    淑女香水

枕头上、被褥上都洒满了
我还是,忍不住想
像街头女那样喊出来

在浴室里滞留太久,醒来
还趿着外出的鞋

天大亮了
我拒绝刷牙和吃东西
那么薄的绝望
那么亮的刀,削了许多层也没用
我现在
只想鞋自己开口,告诉我该去哪里。

    
    母 亲

二十年前我是叫过那个词的
后来我习惯
隔着下一辈人,去清理那瓜和藤。
有多久了,我们
没有惊醒在同一个热烘烘的梦里
母亲

二十年,我只摸着一床薄被回去
今夜我努力睡着。今夜
我再次看见,月亮
被人打制成弯刀
一直伸进
你和我越挠越痒的漆疮。
我不问是谁拙劣的手艺
也没人能责怪我的比喻平淡无奇。

    九朵花瓣, 忧郁的九种颜色
     ―――给弟弟

第一朵

雨水忽然倾倒下来
石缝里接住一些  你青春的脸
遭遇了更多
后来我们就沉默了  不再问
为何不选中那么多茂密的树冠  选中我们

你说阿姐  看看远处那些山
今天几乎肩挨着肩

第二朵

一入春
我独爱这样理解岁月的奥秘:
一对并不精致的木桶
疲惫的匠人衰竭于心死

说着
我们头上,是不知要去往哪里的云。
此时昼夜平分,黄道带的四分之一,
就要越过东边的地平线。

但丁在古老意大利与神对话
他看到的人们,都在炼狱晚祷。

第三朵

那是你见过的最震撼的日落,
它扑翅,嗷叫
落进金色的火炉

需要海绵
为盐分饱和的有机物
腾出空腹。需要藏起体内柔软的骨骼。
你坚信年轻就是画布上结苹果,
织锦上飞彩蝶
你向往一片白色的海滩,海水和日光在那里都免费
比如你最想去的中科院

你站起来,跌跌撞撞。
你说你还熬得起,可以把饥饿、轻蔑和挫败
包括孕育它们的牙根,一齐嚼烂
因为年轻

第四朵

棕叶在圣枝主日
被扎成苦难十字。
它将照耀南方的你。折成鸽子
它就飞起来

但他们不该忘记
它点燃的大火,火光中的蜃景。
如果一座城市此时无人,他们都在路上。
神一直在问:你往何处去
先是波兰  然后是耶路撒冷

第五朵

这白壁上的灰
穷人的跌打伤药  它真白。

所有的色彩一一褪尽。
可是弟弟,你听见那些声音了吗?它们
正穿过我鼓膜的厚铁皮
那些石头,工匠已弃置不用,
有人在屋基下
重新发现了它们

第六朵

我日日守护过它
那颗二十年的桂树。
可花不开,永远不会开了
来去的人都说可惜。
在砍去之后,阴影又覆盖了三年
在钻出来的虫子
和所有低矮植物的记忆里

小修院显得拥挤  在修建它的法国人走后
迎来了更多诵经人

第七朵

这是不是
他们说的暖春
晒太阳的一堆人,摆动着银色的尾鳍,
脸上有狱犯的喜悦和不适

我说弟弟,
先把脸洗干净
剩下的,交给新长出来的荆棘。

第八朵

让一些叶片
抚摸另一些。倒伏中
靠更大的摇摆稳住自己。

用左手攥紧右手
把光不再抚摸的二胡,再轻抚一遍
直到它们发出
叶片在漩涡里打转的声音

来吧,弟弟
慢慢地,合掌为十
到心脏的位置停住。

第九朵

多么白的光,
衬着黑。
这一次它分解成七色,
不通过棱镜,只通过眼睛。

有物,自乐音中混成,非天地生。
有鼓,有瑟
力拔深秋的林木,跌落于止水一池

有泪的日子,你与鸱鸺
与朱姓祠堂那位先祖仰天抚缶,提颅撞钟
毕竟起看卧听都是醉,毕竟你们仨
半睁半闭的凭吊
挽不回画里江山
如此接近了:
你们长着同样的南竹脖子,陶瓷膝盖。

  
   昨  夜

 1

天快黑下来的时候,你注意到
云团匆匆聚拢又散去的样子
有点可笑。

玉米新熟  绷带下皓齿如初。你看得入迷
想起一个人说:你将安静下来。
越来越静

               2

   你要换两次车,步行十一分钟
才能走到那条不通车的新路。漫长的过程,
足够你把沿途的风景忘记,把自己数丢。
你躺下,看万里云天
不情愿地低矮着。行道树以外
一切都走反了。

 3

长亭还站在古曲中。柱子看起来结实。
你数到第四棵,掏出火机。
它们都是蜡做的?
这一次,你忍住了悲号。

 4

你划亮最后一根火柴,祖母没有出现,
板壁很厚。笃笃,笃笃,她叮嘱过
你害怕,就敲敲。

你往叶片更茂密的地方挪。你移动的时候
雨也在拼命渗透。不知它还要怎样。既然它找不到
完美的表达。满街疯跑的车
找不到风。风在墓穴里。

 5

你在写信。从一个邮箱出发
到自己的另一个
你吃炸带鱼,偶尔看看
手背上敷满的牙膏,想心事。
那些事都不住在夏天
已近夏末
它们还没有从容收束的迹象

 6

蜘蛛丝还在八卦阵里。在下一阵风到来之前,
你只盗取一根,固定自己

天空无视你在大地的奔跑
------它还能抹去什么?半年了,
你这才
把一幅淡墨水彩看仔细
背景是海蓝色。同样的笙歌,同样的
月色里,你笑着,像磁石
朝向铁块。但你不该露出缺陷
------那阿喀琉斯之踵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