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孟特芳丹的回忆 (阅读4178次)



1、叫聋子的人

叫聋子的人
他在山坡上开荒

他赤裸着乌黑的上身
双臂抡圆宽阔的页锄
嘿地发一声短吼,挖下去
喀哧,拗动,翻过来一大块土
再扬起锄头,啪地拍散它

茅草丛里先是蚱蜢惊飞
后来游出一条很长的白蛇
他嗷嗷叫着,跳将起来,飞舞锄头
它翻滚、扭曲,终被锄成几段
扔在路上,白的,红的
尚在颤栗

他有一只畸形的耳朵
小得象朵晒蔫的喇叭花
还有谦卑的笑容
嘿嘿嘿


2、崖下人家

老吹鼓手,瘦而浊,廖姓
中年瘸腿,鳏夫
家有恶犬,秃尾巴,母的
出了名的好偷脚咬人

狗还有少主人,乡治保主任
三十一、二岁,声雄气壮,好干咳
然后从嘴里狠狠地呲出口痰
啪的射在庄稼叶子上
他是捕人的好手
总随身携带一副锃亮的手铐

他不会唢呐
但他有尖烈的嗓音
通过农村有线广播
可大面积振动本乡人的耳膜

那些悬挂在门框上的广播机
小木箱上蒙着灰色的幔布
每当他的威慑大声喷洒
里面就好似有一只暴雨后的癞蛤蟆
不断望外蹦跳着,蹦跳着

3、在黑色的乡村

在黑色的乡村
死去的人们总会纷纷复活回来
从空气里落下
也从水面上浮出

他们的说话语气甚轻,尘埃一样
他们从树叶和花朵等地方赶来
经过烟囱回到家里,又去了田头
有时候又静悄悄地死去
倒下、一言不发
他们习惯象乌云一样团在一起
也习惯被光线呼拉拉地冲散

他们常常独立在星星满天的山顶
把过去的日夜,书页一般地
一张张翻过来又翻过去
他们在温习他们自己呐

2005.2.23初稿,3.1修改。


4、下午追忆下午

LV,下午追忆下午
载着我们的黑色轿车
仍在人造峡谷里缓缓滑行
节日的气氛摊开在巨大的窗橱上
一车欢语

下午追忆下午
唯有你的声音,那么清晰
略带新奇地波动在空气里
揉着我午睡后的弛缓

下午追忆下午
我从后排满怀柔意地望着你
你的头上
发饰在抖弄它细碎的光亮

车驶上桥拱,你忽然披上金黄的斜照
你扭头看出窗去
我听见了你的喜悦
脸庞上鬓发闪乱
尽是些要命的光芒

为提防内心
我逆收胸臆,把头一点点地转向车窗
我看见阳光满城,盆景开满花朵
缀点街道,一个接着一个
四下里,人们背负着命运,各自晃动
我想象他们偶尔也将转入黯然
在一个下午
追忆另一个下午

       2005.1.20

5、某夜所见


我抱着孩子
迎着风寒
走向站台
别的亲人们远远跟在身后
夜晚的灯光
照低了天幕

我习惯地向那空濛里张望
并一如既往地为缓和内心而轻轻叹息
我看见屋宇矗立修长静默的尖顶
那附近扑闪着什么

我微微有些惊诧
却没有说话
我目送那物飞远
我确信满世界惟我看见了这一幕

孤雁寒夜飞过钟鼓楼
这是又一场为我而生发的物相
我内心的祈祷不能停止


  2005.2.10


6、姊妹峰之歌

    献给梦中的栖息地


四月的天晴朗得发蓝
树叶招展泛着光
那谁家的姊妹
你站立在高坪
拖着长长的裙裾
目送河水静静远淌
我要把你比做妫水的女神

整个盆地的风沿着河道挤向高坪
风是永远不会多停息一阵
那谁家的姊妹
你从平原施施然走来
好象妫河的水
一头秀发多迷人
还有你的说话声

所有的草木都向一个方向倾
只有树干挺且直
那谁家的姊妹
你看农妇采桑攀上树,牧童仰望着崖上的红杜鹃
镜子般的水田里,农夫们忙着插下一行行秧苗
农事繁多我心里也遍布愁闷
我的日子是否令你心生怜悯

看不见杜宇如何从这里飞到那里
只听见它的喉咙沙哑日胜一日
那谁家的姊妹
去岁我也曾在山巅立
眺望远方让人心底清澈
我盘算着过些日子,当夜幕低垂,我带着黄犬
在你站立的地方,摸一摸仲夏的星辰


      1993年4月17日记录,2005年2月14日写成


7、孟特芳丹的回忆
    (题同名画)

急雨洗出新晴的天空
枝桠怔忪,递着碧绿
五月乍然充盈丰沛媚色
女性哦,你的眉间唇际,也奢华明锐
请点数树阴里逗留的光韵
请掬起清明的欢乐

惯于仰首的儿童
指点着那些树蕈
他们那样温顺
热爱新奇

而莅临林间的妇人,正在撩拢风追乱的秀发
愈见坚韧的脸庞上
我找寻到一阵宁馨
安静和眺望在草地牧放红色衣裙

惟有繁衍泄露了陈年的梦幻
假以时日
我们就远足
直到人迹罕至


  2002年12月23日,2005年2月15日修改。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