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中国蜜蜂(外4) (阅读3968次)



中国蜜蜂

二十一年前,在乡村中学的教室
我读到《荔枝蜜》
我一直惦记着作者那偶尔倚着楼窗的一望
总觉得有一天我也将站在那个位置
来上那么一个充满错觉和美好的一望
但它却和我保持着命运里的距离
好象消逝的美人,不可企及
由此我有温和的感叹,每每随意发出
比如,今天,2005-1-9
我突然又被勾起,好象在怀想
一场清新的雨,洒落在故园的田野

我在搜索栏里写下:杨朔,从化的温泉
排在最前面的标题是:文革受难者杨朔
我让开小迟疑,左击鼠标,即看见2朵烛焰摇曳
网络里虚拟着一个灵位!
我读那些在竭力撕开的汉字,看见一条虚美的人生轨迹
我嘀嘀咕咕:蜜蜂,中国蜜蜂
我知道字的眼睛,我找寻过去,在这里
“你瞧这群小东西,多听话。”
“从来不用。蜜蜂是很懂事的,活到限数,自己就悄悄死在外边,再也不回来了。”
“这黑夜,我做了个奇怪的梦,梦见自己变成一只小蜜蜂。”
在这时,我看见它们竟然都有别样的意味

我疑心这不会是预感,只是谶语
饥谨的1960年后,他以每年八分之一的速度赴向死亡
“最终他们连虚假的优美也不再需要了”
我把头别过去。我留了字:
“突然想起您和您的文章
用GOOGLE搜索,却找到了您的灵位。
由此,敬献花朵一枝。”
花是百合,粉红的六瓣,有层薄薄的凄迷


2005-1-9初稿,2005-2-7修改。


截面


那片乌黑的云朵
被春天夹着呐
它不时遮蔽起白皙的太阳
那些漏出的光芒
整个下午起起落落
一阵阵擦亮雨后的花园
梨花桃花前面
人影绰绰
陌生的女子打着呵欠
夹着B慵懒地走过来
到了跟前,抬起眸
抿紧嘴上的竖纹
鼻翼翕动,圆而美


一想就伤心


任那人百般焦灼,捶胸顿足
直说那事不虚
我满眼仍都是恍惚
好象是期盼甚久
理当真相大白
可我双耳听去
尽是一派胡言乱语
奈何,奈何
春来它柳发芽
抽条它成新枝
依旧随风它自舞
婆娑无意
婆娑有意
嘘!嘘!!


2004.12.31


岁末偷饮小记


一年三十六旬
即将猝然终结
东帝,应该先是一个妖娆的女人
正迈着碎步准备复位发出时令
天降瑞雪,地积吉祥
寒空蓄起微微的明光
无缘无故,整个大地又添了一岁

而眼前,美人已去当炉
葡萄独在酿缸中
几朵酒泡静静浮起
当是酵母菌国土上的白云
逗引着牧童的歌谣

忽然,一道无名的力量
将宝瓶星座轻轻一晃
酵母菌国顿时天倾西北,地不满东南
众生皆无知无觉,只随势涌走
被一口生生鲸吞千千万

这消息当时惟有虚空看见
不知其中有诈
立即拍马杀入
坠入渺渺茫茫之间,劲道全失
到时一同化消,干干净净,半点痕迹也不曾留下

2004.12.31


我选择了分叉的小路


2050年初夏,我已经年老,鬓霜胜雪
年青的看护妇在后面笑语盈盈
推着我的轮椅行进在梧桐树遮蔽的大道
话语间隙有时有好一阵子
够我充分捉摸着她身上的隐隐熏香

我仍习惯和年轻貌美的女人闲聊
我的思维还能够旋转动她们
我还在孜孜不倦地从她们那里寻找诗歌
好象射手抱着爱枪,等候击发的时机

我很容易因她们而进入诗行
而儿童,他们在心想的绿草地上跳动太快
我已经没有精力周旋
我曾喜欢那些追逐,但而今只愿意远远地望望他们
我无法在他们面前展开炫耀

我选择了分叉的小路
它通向一面斜长的山坡
我看见好些米黄色的小花朵,它们让我赞叹和感慨
姑娘自告奋勇前去采摘
她弯下腰撅起丰臀
成为这首诗歌的缘起

而那把小花朵,映衬了她的脸庞后
却是回忆,衰萎在阳台的瓶中
这回忆最终推着我
返回2005年1月2日的书桌前


2005.1.2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