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存在一种叫作“口语写作”的写作吗? (阅读4133次)



                                                        
    对于写作,大家都明白必须是在白纸上写出黑纸,能让那些期待从文字中获取惊喜的人得以见到客观成品。从这个角度讲,并不存在一种口语诗歌。我并非要把这个问题绝对化,一个敏感的写作者应该可以感受到语词与肉身体验、生活事实等的差异和偏离。朋友们,有哪一种写作不是虚构和幻梦呢?
    话又说回来,强调诗歌写作的口语化,对于今天具体的写作语境自然有它的必要性。虽然我们知道诗歌写作不可能是彻底的口语展示,但我们仍需要尽力让诗歌那悬空转动的车轮抵触生命的高速公路,让空泛的语词撞上注定的肉身颤栗。我想,既然我们写作所消费的是词语,而词语在今天已经高度知识化,无论我们怎样夸大口语写作,都不可避免会遇到写作的悖论:我们自以为写下的就是真实的体验,而事实上却是词语互动构造的幻觉。一句话:书写的结果只能“书面的”。
    纵观当下诗坛,我们不难看到一种极为奇怪的论调:如果你写得典雅,你写的就不好;如果你写得复杂,你写的就不是诗。什么是诗呢?是不是由某个人宣布一下,象什么样子的文本才是诗,其它的都不能称作诗?如果真有人敢来给出一个标准答案,那他不是自欺,就是欺人。我们为什么要妄想一个绝对的诗歌形象?事实就是这样:“诗神”也不可能救得了芸芸众生。是不是到了可以冷静一点的时候了?也许,可以讨论的只有写作技术,写作的感受唯有自知。
    读完近两年出来的几本诗选,在每个选本中都我遇到过自己感兴趣的作品。也就是说,不管写得简单直接,还是写得繁复庞杂,都可能在我自己的诗歌收藏夹里找到一个特定的位置。或许是我的口味过于宽泛?当然,如果有人宣称他就喜欢那样的,那他就自己喜欢好了,何必非要强加于人???
    写作是一个动词(废话!),我们为什么要把它变成名词,变成一种概念舞台上的表演呢?精彩的表演可以吸引众多的目光,而当下刚好是一个“眼球经济”的时代,或许这样的表演能够繁荣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而且,我们这些悠闲得十分无聊的混混也有好戏瞧发,真是安逸得很!
    记得罗兰·巴特说过:写作让知识成为欢乐(怎么有点“知识分子”啦,还是快点结束吧)。这个“欢乐”肯定不是词语的欢乐,而是身体在时光流逝中撷取的惊喜。
        2000.8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0年10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