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低处的练习 (阅读3580次)



>>>>>>>居然找到一些写于20岁的诗歌习作,不论技艺,只关情感,录之.

低处的练习

整个夜里我都在里屋查阅字典,A或B
一架钢琴在风暴里放好,我远道的
客人走散了,雨所提出的问题被突出
在句子的主干,我写下:我请求!

习以为常的生活,闪烁其词的植物
昏睡,昏睡吧,无非是新闻
无非是科幻与自然,无非是农夫与蛇
接下来我关心那个词如何获得安全

如何被索引,被诠释,被设置
在爱的偏旁,一次不伤筋骨的回头
留下面影而不留下记忆与哀容
灯光打在墙壁上,灯光就是打在墙壁上

我反复练习,在关键时刻,我停下
感受树木在暗中断折,镜中的面孔
模糊、惊恐,带着手艺迷途的紧张
我侧身捂紧胸口,不让风吹

“一个人的行为如何作用于夜晚?”
当黑暗加深,只有琴键是分明的
春眠不被觉晓,蚯蚓引项高歌
一个人的问题历经落叶遍地的零点



路过


送葬的队伍开走了。途径之处
死者挪出黎明,剩下的死
用气流喊出了疼

我坐在家中,漂亮的衣服
有些许的憔悴,不再信任肉体的人
将铜号远远听见

像一束白花,有部分的人总在失眠
在夜间漂浮,所有的物体
是所有的岸;所有的生机都是不幸

我多次在黎明站定,通过等待
消灭遗传的姓氏,消灭惯性
这早晨,交通事故还在增多

我所等待的人没有出现
一个异乡人,我的模糊的父亲
陷入蓄谋已久的梦境

我只是路过我提前打听了
命中的迟暮,它的沿途
最后的光碾过美人的药渣


           1996年某月或者1997年初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