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继续伤感 (阅读3539次)



《别说话》

每一个苦涩的瞬间,那么长久
悲伤卷土重来,一条皱巴巴的裤子
一只换毛的狗。

火车剽悍,一种碾碎的力量
厌倦的伤,铁轨的拉伸
街舞的甜腻。

隔夜的温语,隔世的人
你,他,还有谁谁,都知道
夜晚,缓慢的过程,脑袋开砖

不过是一个人的内心!

《给自己》

想起她们,失语,在这个
冬雨强过春雨的黄昏
我刚从地上爬起来
膝盖骨剧痛不已
拌倒我的是种液体
邻居们的灯盏次第亮起
间或飘来
饭和面包的香气
边生火,边想她们
在颓败寒冷的黄昏
在储量不大的记忆中
在炉火的舌尖上
寂静中的灼痛

《对某个夜的描述》

夜色并不肃穆
像一千对家伙在四指联弹
猥琐的,卑鄙的,小和大的
以及,不可言说的雨点

挽歌,是对一个人
最后的最有力的慰藉
爱的高潮,然后是疲软

然后是历史,是酒
是一叶孤舟,钓吧
满江的雪

没有人会相信,失眠只是
一次游戏,雨招来雪籽
一同从高空落下的过程

《给母亲》

母亲,您老了,但您
理解我,就像我们的国家
理解伊拉克人民一样
谁也没惹谁
战争是草,总得冒出来

乡村与城市,通宵达旦的
栖息地,伎俩和谎言

像一块石头,掷进坚硬的冰水
像一瓶二锅头,突然
被打开,像一次走失……
有一种磨损,在虚无中
也有真实的愧疚

母亲,我这样想你!

《记忆中的某个腊月》

河面上的雾气未曾消失
榔槌打在石头上
狗吠鸡鸣声
自村庄内传到河边
鞭炮声起,有女出嫁
唢呐狂欢,沿田埂而出
异乡人脸上洋溢着喜悦
我在机耕路上
踩着冰块,朝河边走
如果摔跤,我不会哭
娘听不见,槌衣声
劈哩啪啦……
没有特指,只是随意地说说
比如,那天的霜很重
打在青菜叶上
亮晶晶
2005/01/21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