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孤独(2005) (阅读3783次)



《远方的朋友》

你爱上了冒险
我们国家并不缺乏冒险的人
直到今天,大雪纷飞
在如此寒冷的早晨
多想获知
你的性生活状况
风醉汉似地吹
鼓满我的袖口
我小心翼翼地行走
不能摔跤
在去工厂的路上
我恍惚见到了你
在一些积雪的厚中
在几只麻雀
落下的羽毛中
工厂的大门紧锁
我在铁栅外立着
继续想你,雪纷飞

《暗疮》

夜晚,不可见的鸽子,
可见的睡眠,情况种种
阉人让鸽子带来花种
撒播在水泥地上
柔软的,黑的,缓慢的静寂
巷子越来越长,瘦得
令人心惊肉跳
没找着面具,牙齿
全露出来了,白而锋利。

《城市述怀》

我们开会,反复开
讨论缺席者的生活问题
汽车尾气,公厕,垃圾桶
我们不想再谈
如果街道再宽一些
人再少一些,是否
我们就能变得平静一些
当我们沉默片刻
风聒噪地带来春天的消息
花又要开了
我们还未及过春节,还没
重述乡村情结
透过水珠的窗玻璃
树桠间的积雪
未曾消融,蝴蝶就
又要来了,乱花飞坠
一路逼过来
柳絮虚假地迷人

《落暮之前》

团结起来,像蚁群
将饥饿击倒

在水草间,在枣树上
在红薯地头

团结起来,一同感恩
向贫穷和冰雨

就这样,一头从平原上折回
像一列火车

在枣树上,在玉米地里
在仅有的歌词中

《给时间》

当你抽,抽丝剥茧般了无声息
我花心的日子越来越少
你之重,生命之轻,稗草之猖獗
女人之张扬,夜之捉襟见肘

爱要狠,生活要狠,唱歌也要狠
仕女与村妇,在水之湄,打量
城廓之轻。假装不悲伤,假装
无视英雄,假不正经,假装不成一婴儿

刀样的阳光,像鸟粪,从第一棵树
到第十棵树,临渊羡鱼者回到床上
时而鸡犬升天,时而十面埋伏
你不犯困不谢幕,你是病因

河水以结冰的方式休整
我以钟点工的身份,在城乡之间
出没,我和你相遇不忍相认,
如果避之不及,请允许我闭上双眼
2005/01/16

《孤独A》

别告诉我你的城市名
我们之间的消息
不可以互通有无,不能
像货币。我不要你的城池
我也不能给你方寸草坪
我每天,都要经过
很多条弯弯曲曲的巷子
抵达我的住处,爬上阳台
抬眼望远,低首端详手中的
身份证:1955年5月24日生
有时也变成65年或75年生
这不重要,一如
将你的消息草率扼杀
纯属正常,不要悲伤。

《孤独B》

从一楼到六楼
有多少级台阶?
这是个问题
与孤独有关
旋转的扶手
旋呀旋
转呀转
你和扶手吵架
吵完再怄气
你下楼上街,走一圈
气消了,回来睡觉
作梦,一个接一个
你与梦吵架,来不急
怄气,就醒了

《孤独C》

老家的房子:黑瓦,
白墙,木椽子,杉木板壁
老家的路:黑泥,石块,
杂草和家畜粪便
老家在城南十五公里
老家的月
永远不会面若桃花
还有那雨声
也不嘈杂,打在
一个人的烟雾里

抱紧我
陪我说会话
我的身体在这
中心南路36号36幢602室
好多好多的咳声
慑人心脾

《孤独D》

劲酒虽好,不要贪杯
醉一回也不易
罢了,豁出去
不再形单影只
你会忘记哭,忘记泪水
你还会无师自通地游泳
像条鱼
游完你再喝
朝冰水中游
这是秘密,鱼的秘密
你知我知
我们被鱼教化
乐此不彼地
等待凌迟

《孤独E》

保持沉默,摁住
厌恶的滋长
这个夜晚只属于
流水和腐物
不要指望
某一场空难的发生
早已习惯了残骸的我
让你自行选择:流水或
腐物,一种相对的平静
孤独只是一个人的游戏
一个人跳房子
脚踩线,石子出线
自己赢了自己
孤独在流水之上飘浮
冬天的河面
我们的倒影
2005/01/11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