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22--35 (阅读3551次)



《无题35》

很久很久
以前
有个女人对男人说:
饭在锅里
我在床上

《无题34》

银装素裹的田野上
一个人,走走停停
发呆或记记忆
目光涣散而随意
两个跳动的灰点
跃入眼帘,一对鸟儿
反季节地在枝头
优雅地交配
瞬间便飞走了
碰落片片雪花
这个人在微笑
一路微笑地折回
阳光下的雪
贼亮 贼亮

《无题33》

很多美人,大木盆,白浴巾
青丝飘飘
她们去沐浴,走入
一座空城,无人返回
我感觉不到水温
城墙上落了厚厚的雪
几只乌鸦凌空盘旋、嘶鸣
掉下几根羽毛。
有时,我在城外
有时,我在城内
我们的城,乌鸦们的城
城的安静,城的雪。

《无题32》

每一个克隆的夜晚
相同的回忆与向往
循环复制的马
缺腿少尾巴
粘贴,再粘贴。
我的祖先们
渡长江,过淮河
一路北上
我在长江以南
生儿孕女,谎称
是被迫无奈的。

《无题31》

印度洋海啸,十四万生命
瞬间终止。墙上久悬的地图
蓦然掉在地上,弹起一阵灰
我在写小说,冠以恩仇
冠以伎俩和动物的血
结局,一笑泯恩仇
就像海啸,或是地图
有灰和声音,吓出
你的悲痛与忧伤

《无题30》

午夜时分,炉火将熄
胃痛,服药,脱衣上床
想起我们共进晚餐
兔子火锅,淡蓝色的火焰
你抢着去买单,老板娘
朝我投来羡慕的一瞥
记忆是尖的,翻身
掐着与你分别的时日
梦见一台不制热的空调

《无题29》

天阴冷。我软软
可能是被天气搞的
窗之外,浴室的大烟囱
冒着浓浓的灰烟
像重重的黄昏色
也是软软的
麻雀在不知名处叫得正慌
它们刚从
一场坚硬的雪中走出来
它们的软,恢复得
刚刚好,与我们不同。

05/01/1-6

《无题28》

村长站在雪地里说
要带领我们致富
村长的鼻息冒着白雾
村长说完开始教我们唱
《春天的故事》
N遍之后
我们还没学会一句
村长不知道
我们已厌倦了致富
我们还
迷恋上了寸草不生的冬天

《无题27》

太阳好像要出来了
一些冰凌在折断
落在地上
发出刀状的声音
天上地下
都见不着一只鸟

如果心情好一些
如果吃得饱一些
你就会
慢慢地喜欢上冬天
让世界安静N倍的冬天
一些植物
生长或暂停生长
显而易见

《无题26》

长江以南
冬天不供暖
我们坐在火桶里
盖着小棉被
像动物过冬的窝
火桶有圆形、方形、半圆形
没见过的人
想起来有点费事

一到冬天
我就对所有在北方
过冬的人
心怀敬意
他们让我想起
冰面下的鱼
让人
空揪着心

《无题25》

三更半夜
窗外传来鞭炮声
有两种可能:
死人或婚娶
我想是后种
毕竟是寒冬腊月的
刚下过雪
红烛摇曳比披头散发
更适合
我们孱弱的内心
天气预报说
明天雪转晴
阳光将普照小城
应该是个不错的天气
你想
吮着手指入睡不?

《无题24》

我喜欢上了村长的妹子
这是不应该的
村长的妹子也喜欢上了我
门不当
户不对

我和村长的妹子
躲在草垛里
拥抱和接吻
她鼓励我
去竟选村长
打败她的哥哥
我没吱声

《无题23》

雪不大,如柳絮
在铅灰的天空下乱舞
落在树上,落在
瓦砾与建筑上
很快便化了

这是期望中的雪
这不是期望中的雪
与雪为伍的童年时光
在城市中早已融化
地上全是黑的
看不到白

《无题22》

我狠狠地拍响了桌子
大家都看见了我的愤怒
我不怕暴露我的愤怒
我的手,在腰间
缓缓地抽出三尺青锋
(剑是虚设的)

通常都是这样
抽出宝剑的我
在室内,踱来踱去
然后,将剑回鞘
一下午就过完了

  作于2004/12/28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