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目 录

◎ 应天门下守门吏 (阅读3398次)



应天门下守门吏

  (一)那人
那人  应该在青砖彻就的屋子里
生火  做饭  一声声咳嗽
从杂乱的胡须中拖出来  像一个个的注释
又一一嵌进了墙缝

更多的时候  那人
蜷在墙角  这可疑的一堆  就粘在
一个王朝的南门口
思虑着炉膛里已经烧焦了的红薯

酒呢  腰间的酒葫芦总是空的
下一壶  应该在哪一个王朝里打呢
砖缝中伸出的细草
扎到了跨下久已遗忘的鸟

鸟还会飞回来  成群的鸟
这块四仰八叉的废铁
叫它们牵挂

       (二)桃花
他习惯地背着手  踱步
有些事被风吹过来
他侧耳  前边的洛水有些响动
还有谁在叫他呢
他想  要是把耳朵放在城楼上
可能更好

他感到嗓子有些发甜
那棵经常挂酒葫芦的桃树开花了
就一朵

他摇摇头
想把声音给甩出去
很多人在喊他
还有这棵开花的桃树、城楼、长满荒草的瓦砾堆
和他纠缠不清了

他没有注意到  在床上
一缕阳光刚好照亮了
多年前留下的一小块暗影

      2004/4/26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6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