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家谱(外3) (阅读3989次)



1、家谱

吾先祖相传为燕山放牛娃
兄弟二人,一名黄忠,一名黄云
宋杨业收养之,列为家将,仍存其姓
后补战死沙场之杨七郎、杨八郎缺
人称后七郎、后八郎
此二人牌位至今供奉于吾乡祠神龛

清初,吾家族已辗转出现于湖南
道光年间,支脉世祖黄光恭
自长沙府郴州宜章县四甲二都亢兴保庆三文
“抱金坛(祖宗骨灰瓮)入四川”,举家迁至
金堂县土桥沟双流乡通海井
世祖逝后,买山后石河村莲花堆葬之

自此以降,辈分列为:
光国宗儒道学扬
德盛崇先照祖列

吾居崇字辈
父盛文
祖父德显、曾祖扬辉、玄祖学田
上溯世系图杂乱难以厘清
耕读世家之衰败可见也

吾父乡村教师三十余年,人谑称其为文书
弟兄四人,皆赤贫、委顿
祖父德显公,一介憨厚农夫
以君臣文武逐次名其子
可发一笑也
后携两女饿毙于‘三年自然灾害’而‘驾崩’

臣伯生来唇际异样,终因之落为孤人
性暴烈,极爱脸面,记忆出众
不识字,少年时从一胡姓乡医游走
竟知典无数而好为史话
吾怜之最甚,至于泣下
盖吾游学十数年,徒有大志
不得要领,报膝长啸,扼遏于残山剩水之间
与其困于貌甚寝何乃相似

清夜萧索,异乡独处
凭窗望月,忽起思潮
追溯至此,忿詈连书“斗”字者十
一阵狂笑,笔折矣,诗遂止于此

2004.12.22于昆明南屏街


2、算帐

我目前唯一的小说《夏天的素描》
完成在1994年早春二月
十年来,可以列举的读者如下:
《十月》杂志的某编辑、《青春》杂志主编吴野先生。
南航8系91级的陆艳,外号小仙女。我的诗歌《犁铧》有提及。夏日暮色里于南京中山城门共眺紫金山一次。
南航4系93级的张岩,我的诗歌《1994年》、《黄昏》的主角,短小说《丁香花》隐含的一个巨大的影子。
南京姐姐王梅,1996年醉后千里外去电话向她求爱,至今心怀惭愧。
女朋友杨华丽,中医医生,外号小乖。川西平原菜花开遍的季节,曾屡次一同远足,至山巅久坐、久相视、久傻笑。
女友杨某,某肿瘤医院放射科医生。每见骑车张伞女人必想及之。
女友肖,曾在我的诗歌《雒城轶事》出现。
前未婚妻罗氏,。。。。。。。
网友朱红,本小说电子文档的制作人。电子版本发表于网刊《黑蓝第5期》。
妻子史氏,对本小说唯一一个有独特发现的阅读者。
其发现超越写作人,其断论如下:你让女人都活下来,让男人都死去了。


2004.12.21于昆明南屏街


3、新契约

甲方:看护神
乙方:金黄的老虎
乙方自愿脱离甲方监护
并承担一切后果
甲方自契约签定之时起不得干涉乙方任何行为
并即刻飞升,交差归位
双方击掌为誓
高山滚石
永不回头
2004年12月21日昆明市南屏街


4、恨箭法


某年秋,我二伯父对我说
杨家将杨七郎,学有一法术
可任凭众人当面张弓射之
举眼一恨
矢皆坠落在地
七郎的师父原本不愿意传授
师父说凡是学得此法术的人
最终万箭穿心而死,你怕是不怕
七郎心想我都会恨箭法了
还会万箭穿心
想来是师父考验我罢
就应声答道纵然万箭穿心
俺也浑然不怕
七郎后来恃此冒进马陷冰河
果然被萧太后的人万箭穿心
贤侄,七郎曾把此法悉数传给我们家
我这辈人就我会此法
你想不想学呀
我一面麻利地表达了拒绝
一面想着几百年来
遭遇万箭穿心的先人一代又一代倒下去
而二伯父暴跳起来,怒气冲冲道
你娃儿没得用处
我眼泪扑簌地辩解道
现在都用枪了
恨箭法有个屁用
二伯父撇着他的三瓣嘴一哼,拂袖而去
二十多年后,我想见这变白变黑的场景
才恍惚触摸到我家族的野蛮精神
它历经迁变和消磨,竟在一个畸人身上忽然昙花一现
我找到时,它,已是奄奄待毙,还眼巴巴地望着我
家族几百年的历史,从此全由我背负
我上溯至此,霍然领悟了恨箭法


2004.12.21于昆明南屏街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