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滨河花园 (阅读4393次)





“搁置的诗歌,他年轻貌美,犹如另一种时间中,那些回旋,缠绕,向下,不分彼此”


一个文学青年的日记片断


我看见了好东西
在产水晶的小镇,来回三个小时
懂技术的男子在火上烤玻璃,把它折弯
插进一个圆球中,涂上青蓝花卉
铁制的箱子,裹上白纸
我怀抱它回到家中,取出微微发烫的器皿



上午湿润的阳台上装窗户的人


一个十三四岁的男孩,两个成年人
绳索从屋顶挂到地面,拉起窗户
主人在睡觉,散开,杂乱的头发

擦拭餐具,滴水的玻璃杯
身体在电锤的冲击声中轻微晃动

几行古文字,灰蓝天空
我们居住的地方离崇山峻岭不是很远
大群白鱼在湖面呼吸,张着嘴巴

太阳照耀桃红色外套和手臂
温度在升高,怀上孩子
布置好台灯,雨伞,以及未有想起的日常用品




看电影

一个故事里一段爱情
房子,山谷,汽车
她还在,观众舒服地靠在沙发中
电影院使用了许多年

我坚持一直看下去
白天我们要工作
要争论孰是孰非

它简单地讨论
一支不希奇的箭
没有留下什么
少年的河边

更多一些,以后的事情开始发生
迷恋与停留



英语学习


背诵,代替儿歌
每一种花草有了两个名字
水珠是水珠,金钱是金钱
擅长于讲故事

店铺多起来,集镇开始繁荣,棉布,花布
头发用各种水洗涤,笔直或者卷曲,象从前
身体经常发烫

她出门又回来
脱下背心,在中午的镜子前面削瘦
想着就要来临的人和事
想着学校的窗户




识字一章


许慎,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七七
洗衣机短促鸣响,庭院,剧院
水面,雕花悬叶
”唧唧复唧唧”
记录下来




上塘镇


公共汽车售票员,中学教导处主任
称为上塘,比湖小的河,贯穿十几个村庄

我们做过错事,渐渐忘记
群众聚集在中心市场,插科打诨
堆积起许多塑料,随风飘起来象彩带
那没什么,歌唱传吟在饭店里,节奏和韵律

镇文化站定期采购书籍
分发给名单上的人,被阅读,获得最新的主义

司机抚摸着方向盘,把车开向目的地再回来
两旁的树亲密无间,一棵一棵倒下去,保持距离
横亘在道路上,象丘陵起伏
象妇女们欢快的笑声,充满车厢,没有迟疑



有名字的人


我想他们
就象临睡前翻开一页书,看到几个字
正,是我的儿子,我说出自己的羞愧
他的呼吸均匀有力

还有众多的人
在窗户以外各个不远的地方被温暖和幸福环绕
手放在胸前或身侧
还有你,就在我伸手可及之处

现在,这儿,我注视并爱着你们
无法到达。不求怜悯,如纸轻浮



遗忘的标题


站在山上,看这个节日
为什么是山上,这儿没有山,什么样的节日?
六十年代并没有革命发生

可以期待什么?拉开的抽屉和里面的童话书
速算书,不存在的典籍,遗忘的标题
出发,出发,你很早就回来了。被打断

被蔑视,更严重的轻视,一个完美的梦境
无从反抗内部的交谈
河流上飘浮着一只一只船



2004.12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