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短章 (阅读4653次)



·理解


我舍弃了大海、波浪的形状
山和它们的深谷、内心迷茫的
尘土,舍弃了道路、墙壁、黎明
面对一只猫

它温柔地蜷在我怀中
它突然跃下,世界在它尾巴的想法中
是那团永远躲着它的毛。可它
究竟想捉弄它多久?当它止于嬉戏
不求甚解的尾巴就长回身体
除非,它在叫,在春天的深夜

在春天的深夜,身体的闪电在涣散——
更纯洁、更勇敢、更黑
欲望的河倒流进无边的夜色
它填充的脚步
汇集水、血液、时间和骨头的碰撞而成
里面的嗥叫。我不理解它

而它不屑于这体贴


·午睡

蓝色的天空此刻发热的白
鸟鸣停在寂静的叶子上
一面空空的吊床
一条没人走过的路

我躺在你的怀中
我进入那条路


·在雷电的阳台

乌云在云里奔跑,闪电在砍伐
树梢绷紧了身体在仰望
撕扯多余的树叶——
我看到了黑暗和你的脸
交叉的重量

雨点一路追逐红砖地面上的裂缝
请不要把我的脸掩进你的怀中
闪电的那刻
我要承担我脸上的光



·爱情

闪电的惊栗照耀的旷野
我爱,这震惊
不可持续的

四月,庄稼还可以在地里
长成收割,而你可以
离开。你崩裂的
未到达的国土,随时将我
一分为二——世界理应如此

离乡的人在偏远的省份
失眠的凌晨清扫马路
没有狠狠抽打的新鲜臀部
没有孩子突然的哭泣打开黎明

荒野中散步的石头
包含最坚硬的流离失所
可我不是它
不能在风中待得太久



清晨

在半小时的清晨
我醒来,世界如此简单
像随便落在墙上的光——
思忖着是否上路
在天气预报的大雨里


正午

后花园,惟一的男孩
白色小狗
相互追逐
树荫浓郁
蓝天如洗
小鸟啁啾

仿佛在回忆中,此刻我置身于此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