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相 左(外1) (阅读3936次)



相 左


从市场带回的二斤坚果
就一枚没法对付
我先是用门上的铆铁梗着压
却把门挤坏了
然后找出钉锤,定音一砸
它夸哒一声,在地板上惊叫猛跑
不,没用,尖嘴钳(我一直把这家伙唤做亲爱的)
也奈它不何
到这个地步我才明白过来
我兴奋得直打哆嗦,哈哈
忙跑到厨房里把消息告诉夫人
“这枚胡桃里住着一位国王!”
多年来她对我言听计从
她想象丰富,甚至坚持认为我曾是绛香河畔的一棵草
而她曾在大旱之年的某时浇灌过它好几钵水
可这样的人,这会竟然不信胡桃里住着一位国王
她撇了撇嘴说
“我已经把菩萨请到家里,你从此后要少打诳语。”
唉,羞人哩,玩虚的,多年来我一直就没战胜过人家女同志
后来我郁闷地下了楼
本来早打算是去看初冬的迟桂花
但那些在路边抒情的香气根本就没有能够提醒起我
我下意识去了现代派香烟店



2004年12月5日




游园


某些动词没有了,那些小汉语
在笔记里默默消失
爱情静止在那儿
象个痴人伫立在三岔口

低洼地仍是那些柳树的家园
风只是那么随便地摇一摇
柳树它们垂下的那些烦恼,就要动漾好一会
每一丝枝条,几乎都脱光了情欲般的叶子

一个中年人可以用什么样的姿势
朝那萧索的林子望上一望
我们作为男人或者妇人,为什么要在仲夏的半夜站在那里
为什么那时候,我要额外贪图你的胸脯和下身传来的那些濡湿的温暖
那时候,为什么耻辱会故意拖延,迟迟不肯传来消息,任凭它戳上脊梁

还有银杏,为什么又把金黄疯狂地撒落草地
走入其间,听得见它们彼此惊喜地嘁嚓
好象生活又在把一扇又一扇门拍得哗哗哗
亲爱的吕呀,你的脸庞、你的身影又浮现在我眼前

呵,眼前还有这冬季的午后阳光,正把园子照得煌煌而温馨
一近傍晚,此地却将覆盖上楼宇的阴影
那些清冷洇上来,漫开去
深夜将给枯草败叶结上一层薄薄的冰霜

2004.11.28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