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位置 (阅读3623次)







献给我的女友S·D·K



电话铃响
一百二十种声音传来。长的,短的,尖的,秃的,好看的,花的,抽象的,突然出现的,消失了的,硬的,疼的,白的,流动的,出水的,滴血的,冒烟的,断的,听不见的,鬼头鬼脑的,有高度的,穷讲究的,种地的,冻坏的,下岗的,死相的,冲壳子的,没说头的,的的,的的,不好的,从国外回来的,亲密接吻的……一种声音。
在房间里,一种声音,寻找一个角落,耳朵,回音。
烦,死了。
自己的位置,
办公桌的右角。

嘀嘀达达,中断,
围巾在脖子上,后背搭下来,看上去,一条汗巾。
风跑过,猫着腰,头抬起,卫生间的旁边。
白天,横着六对日光灯,竖着两对,室内的白天比室外的白。
室外的天黑下来,室内明亮。
双手从键盘爬下来,缩回到身上。
明天再伸出来。
明天等于工作。

如果
没有整块时间,所有的故事都是偶感,所有的故事都在发神经病。
一个故事,是一个健康的婴儿。
有人歪了一下左嘴,走过去。
收拾垃圾的姑娘:辛苦了!您年轻,漂亮,干着活,拿着一份工资。
您和发给您工资的人一样伟大,因为生活的平庸,
您每天在做着一个清扫的动作。
垃圾,我们是什么!

幸福的生活需要保障,垃圾需要幸福。
幸福是所有事物的目的、外貌和光环。
幸福可以造出来,自动生成,可以虚拟,被谁盯了一眼,流着泪
说:我苦呀!
幸福吊儿啷当,在幸福中长大,现在嫩皮上长了老茧。

侧过身,一副麻木的面孔,手操在胸前,两眼无光。
一具立起来的尸体。追着那具尸体,听他歌唱,热爱祖国和人民。
不热爱自己。
在工位上。
他毒害着双眼、青春,直到跟他将来一样,他在由尸体变成尸体。
拍拍他: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
就是怎么样怎么样?怎么样是什么?就是您——
不在人间,不通人话。

他是一面镜子,在问着问他的人:您又怎么样?
您能站在阳间追着一个走在阴间的人!
阴间的人回过头来,您不会被吓死,您是神吗?
您随着一切人行走,不肯做他们的影子,只有死人才没有影子。
为了您的跟随,我们死去。我们只能在死之中,而您可以跟随死到死的那一边。
我们不知道您的奇迹,不知道您在跟随。
有您,我们活着的这个世界才变成了地狱,
没有您,我们可以说:

——这个世界就是人间。
我们虽受着地狱的闹心却可幻想人间的快乐。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