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一组2004年下半年的新作品 (阅读4796次)



《夜晚》

城铁的南面,这与寂静不相称。那小孩还小
视野辽阔。

其间,手指顿化口舌。一场雨短促,覆盖
大好河山。
我知道有些事
是不能被忽略的,被人嘲弄。那是孤独的背叛
被树枝
压迫的耳膜。

先摆脱掉这一层。有时到低处去
不种草,一些线条暗下来。

仿佛她在黑暗中汲盐
而黑暗已关闭多年。

2004年8月18日


《永别》

直到屋子加速衰老,不断掉灰,他们不知道。
酒窖里还藏着一只鬼
周身挂满水滴。而我已经放弃了
不可遏抑的。
偶尔用手触摸,听脚步声
渐近。三十年
如一日
磨牙,掉头发,天亮
用冷水洗脸,从来没有想过伤害一只鬼。

2004年8月18日


《譬如朝雾,去日苦多》

清晨五点,穿越一片人声鼎沸的广场
饥饿遭到抵抗。
我看见泛白的天空
剩下已渐渐
燃尽的烟头。直到一对男女
他们走上石阶
在树下亲吻
随后消失不见。

2004年8月18日


《亲爱的》

细小的桃红长在你的乳房
那时候
树叶上都是尘土,晚上冰一样的月色。

2004年8月18日


《寂如夏花》

深夜,坐在家里,喝几瓶啤酒。时常听到
遥远的火车声。有时候身体摇晃
感觉自己有一天也会被带走。

2004年8月18日


《谣》

我讨厌他们,哪怕酗酒也格格不入。他们之中一个人
抓着自己往疯人院送。“管这种情况
叫做不知所云
或别有深意
还是谣言的
不知道是不是算背叛”。

2004年8月18日


《病了》

宝贝,从那天和你拥抱开始
就一直是。

直到我昏迷不醒
你视而不见。

2004年8月18日


《死火车》

你坐在上面,废旧的车厢,有些事情,日渐淡忘
在沉默中。也许发生
另外一些事
比如现在
趁着好天气,还是多喝几杯。但是你会发现
火车没有任何意义了,空气中
只有苍蝇的绿。

2004年8月18日


《宁愿子虚乌有》

风比广场还要开阔。像一种假的
无以复加
你看见一个慵懒的国家
偶尔出现一个人:处女怀着身孕。水花溅起来
另一些人在走,头顶上天空湛蓝。

2004年8月18日

《大风起兮》

我站在阴暗处,等109路公交车
偶尔
有一阵大风吹过。在路上
看见一个人
醉躺在潮湿的街角,撕掉
一些纸
把它们撒向上面
很多碎片飞扬起来
好象很快乐。

2008年8月27日


《幻》

最后在一片下垂的
叶子那消失了
小妖精,我闭着眼闻到了你身上
迷香的气息,仿佛空气里有一只鸟
贴着影子飞过。四周是
渐渐绽开起来的
阳光。

2004年8月27日

《偶尔出现在上海》

有时候是一棵树,一些昆虫
长出了巨大的翅膀
他在那里没有看见,喝了很多酒。
路上安静极了,一辆货车
迟到了一个小时
从头到脚
你终于有了一把钥匙,一直走下去
到晚上
十点四十
走到银河大厦门口。

2008年8月27日

《中午》

外面下了些雨,风把窗帘吹动
许多东西被挡在了外面。
鸟的声音
越来越多的银子,叮叮当当在响。
因为是侗族女子
她在晒谷坪手舞跳摆。偶尔有人
或是鬼魂,在身后叫她
她也不回头,仿佛一片叶子
翠绿得掉眼泪。

2008年8月27日

《地道》

地道里车很多,灯光
有些阴暗,里面充满了
助动车
自行车轮轴
脚和轮胎踏上台阶的
那些嘈杂声音。
过了一个拐弯后,可以看到
一个乞丐趴在那里
她还在唱歌
并且提高了声音。

2004年8月28日

《大雨停后》

大雨停后 穿过一条丁字路口
沿着这条马路
在丁字路口过后的十字路口右转
跑500米左右,就是天桥。
桥北的树荫
很大一片在地上
从树冠再抬头
就看见一座大厦。
我想起,并在想起同时
确认了刚才跑过的那条马路
叫芜湖路。

2004年8月28日


《传奇》

一天将会是短暂的一天,大风把伞都吹走了
一壶酒怎么喝也喝不完
并且剧烈咳嗽。
我想起书中的催眠术
我只想看到屋子后面的,树枝上的皇后
歪着头,把果子丢下来
抱着我的孩子
跑过去了,像是在做梦。有时我隔着很远看她
身体在起伏
慢慢把头发卷曲,她在休息
雨水压住了她的眼睛。

2004年8月28日

《皇后》

到了冬天,我们坐在火车,对着窗户,天气很快
凉下来。玻璃窗开了
一半。那时,你穿毛衣
面色绯红,被雨滴触一下、两下,冰凉的手
伸进我的大衣里。

2008年8月29日

《情书》

而看见在委顿,光耀在角落里。再远些,越过广场
黄昏在你身后消失了。
看人群走过,纸月亮在空中。
大风吹起,遍及身体的叶子
一个人穿过一些年,弯折,伸展,滴落,像很久以前
安静下来,不出声,碰着弱小的翅
不悲伤,也不仰望。

2004年8月29日


《欢喜》

我在梦里说了些什么,我忘了,在阴影背后
偶尔你陪我一起淋雨,“最远的枝头
已经抵达”。
在日历上,忍着时间的慢。
一些旧事物还继续
我也忘了,一块石头抛向水面。
此时铅笔在你左手心,必定有更多文字
陆续覆盖
不挪动花瓶。

2004年8月31日


《10月16日去桃花潭》

黄昏开始的时候,风大,站在踏歌古岸
这适宜腐烂的日子
遍地花开
梦游者披衣。

远远的有船过河,不会绕道太远。此刻无东西南北
无谓停顿
鸟叫又鸟飞,这微小的眩晕,空的肉身
一潭十里桃花。

2004.10.20

《隔天》

喝了很多酒,有那么一些人,在大街上不易看到
但他们真实存在
并且可能与你擦肩而过。
我问曹五
不知道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在这暮色中走过这宽敞的
街道。

2004.10.20

《古典》

正如摩挲她的身体,用什么形容
她的柔软
躲在氧气中,看着皇后,看着黄金日夜的背后
朝着一个方向深入,比时间更漫长。
有时划一根火柴,现出这座万籁俱寂的空宫
相似的花篮君子
成群闷热。

2004.10.20

《祷告》

月光可以照亮路途上可以看见的
一切
被叫的人这样开口。

手里拿着刀片,言外之意是木制的
气味在屋子中,雪狐狸的皮毛。

他被苹果滋润所养
唇红而齿白。

2004.10.20


《挽留》

在旷野中心,树木铅华,马很少奔驰
所以土地完整。
但当风吹草低
扬起灰尘,“这就是我们失去的地方,宝贝
你看,坏掉的,一块一块
蓝色,那么澄澈”。

2004.10.20


《耳语》

而是让一个人感到痛
她不知道
不说话
笑起来。
在一条街角
偶尔说到了雨,让我们感到痛
后来的沉默
也是因为
这个字。

2004.10.20

《偶尔想起张大郢》

相对的两个超市,路边的椅子
两个男人都在旁边,树也在旁边。
看完一本书后
乘车走
趁冬天还没有到来
去张大郢,大碗喝酒,大块吃肉
晒个把月太阳。

2004.10.20

《风啊》

我站在窗户边,许多鸟儿飞过树梢
几丝风吹响树叶
鸟儿落在树梢
最后
向着蓝天随风而去
在刚刚过去的那个冬天。

2004.10.20

《古诗》

做了白日梦,做了一个僧侣
途经旅店,妓院
黄昏的寺庙。乌鸦停在夜晚的
钟声里,醒了一次
又睡去。

2004.10.20

《人世很长,人时已远》

过早看到结局了,事到如今
丢失他的白色的帽子。

异地的月亮,列车在终点生锈
声音碾碎黄得发脆 。

午后缓慢追忆
蜗牛遗迹

西北王陵
幼年苍耳。

2004.10.20

《老虎》

那些过往的好日子,祖母的躺椅
吱吱呀呀响。想象中的
老虎太冷了
宝贝,要给它顶帽子
你爱我么
如果你不怕它的牙齿的话。

2004.10.20

《富春江》

往上是布满云和阳光的天空。静止的
天空,忽明忽暗,接着消失无踪
更多人涌向江边:风声很大
层层白浪。有时一个乌黑的女人垂下直发
相当的缓慢。围坐在小广场边,她们在说话
转眼间一只鸟飞速掠过
滔滔江水而空无一物。

2004年11月6日

《蓝雨酒吧:10月30日夜》

而发生过一次:厌倦于我们的争吵
有时是椅子,或七个瓶子
碰撞喧哗。
最小的孩子走过来
对着酒杯大笑,而后我们
一饮而尽;看哪!
这沉闷的朗诵,木掉的耳朵
突如其来的大风。

2004年11月6日

《给友人》
   ——赠谢君

在车站,在每一个日子分散着人群
阴郁的面孔
拣尽枝头,它们滞留,一言不发。

而雨声终年不断。

是此刻,他从阳台撤身
叠好手纸。
其他的事物,短促的欢欣,忍耐,缓慢,不点灯。

2004年11月7日


《一天一个人》

我看见了快要忘掉的人。

她一只手揣在兜里
一只手挽着一个人的爱情
在旧日的月光下
慢慢
弯曲。

到后来,她的病见风就散
一天一个样。

2004年11月7日

《风尘》

在这个时间顷刻到来之前
城市上空的飞机
呼啸着飞越了
树木
房屋
街道
和广场。然后每一天
日复一日生活
奔波
偶尔为一点小事吵架
又掺杂着性欲。
坐在房间
在玻璃餐桌和一两个朋友
享受那啤酒
花生
瓜子
烧烤
并且随意扯谈,坐立不安
或朝三暮四。

2004年11月7日

《小情诗》

耳边有风,比飞舞的杨絮重要一点儿
骨骼触到掌形叶子,它膨胀、抽搐。

中途受阻
绕道一座新的后宫
新鲜松木芳香。

鼹鼠拖家带口在躲雨,看不见,不出声
她所有的
安静:一点点低声哭泣。

2004年11月7日


《落木萧萧下》

老年下楼,白天短促:被照亮的时光。

但是在秋天,谣言,果实,木鱼和经卷
消失殆尽。与此同时
半尺落叶,在四周,那些废弃的铁轨。

许多孩子相互追赶,他们奔跑着
之后不见了。如果他想起什么,像很久以前
还晃着酒瓶。

似是而非,其实只是一个,试着叫喊一下
或呼吸,或喘呼
另一些风声响起来。

所以他坚硬,深厚,梦见大腿
和阴唇
一个人去了隔壁村庄。

2004年11月8日上午

《小唱》

三十多年的放浪,有如大醉,恍惚睡去
然后,迅速恢复。和一个人活着有关
每个细节都轻谈描写
都着地无声,都拖而不决。
从日暮到黄昏
停留的时间愈来愈长,背后有一团黑影
压在树冠上,树丛摇动:颀长的菩提
白色屋顶。这并非奇迹,仿佛我们无非彼此
仿佛空空荡荡,不出一点声音
风掠过水面,背手望月
此刻那么悲欣,无知,病中,又落寞。

2004年11月15日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