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目 录

◎ 读完拉金,我走下王城广场 (阅读3553次)



读完拉金,我走下王城广场
                    
他们来了。他们看见阳光。他们叫醒我
我思忖着光线。冷冷的钢筋崩在水泥地上
旋转。碰落
那乞者敲打着一架破琴。他无法听见

一声声的脆响。和光线缠绕着。到了黄昏
到了着黑封皮的诗集。我夹着它
他是那样的黑。乞者的听觉也是黑的。无底的黑
那架破琴就在这黑里

我分得清这黑里的流水。草舍。但没有马
它们睡了?还是被省略?这是一群 一群马的车队
我数了数中间的那辆    一共六匹
像拉金数着他的砖头

这车队   是周天子的
他把车队开到了地下    他要到那里去呢?
六匹马。那么整齐。它们倒下。是一块倒还是一个接一个?
它们想要侧身穿过。时间是立体的。它们小心的侧身

没有路了。它们腾空。保留住奔腾这个属性
我把脑袋转过来。侧身。90度
让草和蚂蚁够得看忽然贴近的睡眠

平行是永远无法抓住的。这需要一个点
那失聪的琴手   停下来  转动弦上的旋纽
他抓住了这黑色。他的黑。他小心的调整着
睡眠的现象  二者平行的  他要认真对待

而六匹马奔驰着。在道路的背面
生活的另一边。你我的另一边。在无法探知的想像中
泥土改变着泥土。沙改变着沙。骨头改变着骨头
在没有道路的命名中。你不能叫做“马”

一切都会转入地下。回到暗中。
灯光从一个个的窗子里露出来。露出来又消失
城市盖住了其余的部分。其余马和其余的奔腾
日子是其余的。日子推开了日子。我们靠近

乞者收拾着残局。他喝了口水
“你弹的是什么呢?”我问
他指着嘴。摇摇手。挟起了那琴
像我腋下的黑诗集

                                    2004.10.7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6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