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披头散发(等几个) (阅读2153次)



  ◆披头散发
 
年轻那会我血热,心藏大魔
想尽了天下美事。起初要学钢琴和二胡
后来想学美术或去探险,接下来
总想谋杀亲夫、发大财傍大款
有一次还想成为天朝的总舵手。再后来
我就只想做个侠客了。而今
我朝的政策好得不能再好
许我在青山绿水处购置别墅
整日吹箫弄笛,或宾朋满座开怀畅饮
还可自耕自种处处见南山。可是
我已经老得没有一分闲钱了
远离股市和楼市之后
整日我只会专注于喝菊花茶。在黄昏
有时只需几声唿哨
一生的酒瓶子都能蹦跶起来
错觉的野火,撕裂飞絮的冲动,春风里不减当年
我已完全的迷上了这种游戏
不时要想起一些遥远的,这样或那样的美事
是的,非常遥远。犹如置身于一个悲壮的江湖
我还多么地想
今生只把某一个人
重新再当回事?
可我不知道最终是奔向原初,还是要回到毁灭
每一个人最后都没有了面孔,影子模糊
面对这所有的下落不明
我所有的赞美或诅咒都如此婉约
正如谁也看不到这会儿我无比狰狞
身上抖落无数不知名的小虫
我说天要黑了,要黑了,我的小鬼就要来了
 
 
 
●原上草
 
不能分娩别样的人群
只懂得打捞芬芳的月亮
 
那永不受孕的,只得以诗还债
啼笑皆非的事实里
这些来自大地深处的诗行
只属于四月的早夭
 
死亡却一直很陌生
陌生得不能与谁的漫步相遇
 
已不再为苍生的故事动容
这条路上
她往返了一万次
 
不尽的黄黑色的夜里
从来没有那样的月光
只有送葬的歌
如水
那棺木里的绝对不是她
她不接受用悲恸表达的爱
想起早夭
她接受这种空洞——
 
一封永远写不好的遗书
从不知寄往何处
她虚无的邮戳
是荒野里放肆的野草
她要说的,永远是另一码事
传达的永远是另一种生的信息
这世上好端端活着的人
那些数落过她好处的人
正是那些放逐她上不了天,又
入不了地的人
 
 
 
●最后的宽恕
 
春天一路地漏
青草变成疯狂的箭矢
带着词语下落不明。
麦田,一遍一遍舔进嘴唇
他们一匹马也找不到
还有嗓门的,就说出走
说可能的喜鹊。
他们总以眼泪或血红
阻止悲伤
阻止错误和悔意。
当迁徙的部落回到原处
带着对大地的宗教,太阳下山之前
不会再长出寸草。剩下我
胃里装着酒默默地走开。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10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