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荞麦] (阅读4532次)



[早晨]

这就是有人一大早
写到的香蕉林,甘蔗林
同样的甜,让她们
成了一对闺中密友
大姐孕腹便便,小姐
吐气如兰。不远处的河流
一条柴油船突突突
开向下游



[山中]

大雨来临时
那些低头吃草的

头也不抬

我把那放羊的
老人
也当作是
其中的一只



[在山中]

月亮
升起来了
月亮很亮

如果不是
夜行人的
咳嗽
月亮还可以
再亮一些



[水墨]

有人站在长条木凳上
嗑飞瓜子皮。有人在土丘后面
吹出剪碎的鸡毛,有人在台上
吼唱“大雪儿不住地纷纷下”
村东的土塔和夜晚形似盘龙的远山
以及村南鳞光点点的水坝
日月交辉处,一把纸扇
扑哧打开--十万里江山呵
瓜子皮似的村庄,只是水墨一滴


[荞麦]

她的窗子可以看见北坡
那些血色荞麦。她每天
梳头,荞麦起伏如水。
秋风很紧,她在露水中
伤风,挣扎着起身,咳嗽:
“我没想到几天不见,
荞麦全部开了花”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