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老王] (阅读3627次)





[暴君]

晌午。这暴君终于
在睡眠的拍打下
收敛起了
急躁时的口吃
骂人的尖叫
他把所有令人讨厌的
毛病,藏在小小的腋下
他不在乎窗外的烈日
和黑云可能带来的
风暴。他蜷曲着身子
重新回到了
六年前的子宫。




[老王]


我被他起床的婆娑声吵醒
他蹑手蹑脚,门吱呀打开
他恍惚着回看我一眼
就像昨晚走进大门
他轻拍着小狗的耳朵
几声汪汪立刻压抑着
咽回肚里。


[老王]

他开门,亮光已经轻松穿过
他稀疏的中年毛发
我也能在他毛发的间隙里看到
院子里的花牛苹果
有一层白霜,茸茸的
他观察了一阵,摘下几个
放在我床头。我假装沉睡
并打算一直沉睡到
土豆丝冒香的中午



[讨钱的民工]

一个民工横穿马路了
他已骑上中间的跨栏
两侧都是飞奔的汽车
--这个画面让我在公交车上看到
觉得很美,觉得是那人
骑着野马在街道上狂奔



[是不是]

你是不是比照片上要胖一点?
是不是你底着头,脸镜慢慢滑下来
--比照片上要低一点?
因为是夏天,你是不是穿得少一点?
是不是比照片上要白一点?
书中的照片黑白印刷,红的胭脂变黑
--你是不是就用这张青紫的嘴唇喊着女儿
你是不是摘下玉镯--正在
菜园里拔出几天疯长的野草?
是不是正在抚弄一个垂吊的苦瓜?
是不是?


[鸭舌帽]
--经常记起姚风兄的鸭舌帽

电视正在直播
有个通缉要犯
估计午夜
潜入我市

我下楼买可乐
有人戴鸭舌帽
擦肩而过
我想起一个人
名叫黑中明

我差点喊出声
那个叫黑中明的人
我们十年没见了



[追杀]

照片上的这个女人A
我和她只在QQ上交往
有时谈得很深
我身边的另一个女人B
惟恐再深下去
之前我并没见过A
今天终于见了,我指着
给B说:你看她基本
步入了老年红扇舞行列
B还不忘追杀一句:
我看她都快成我妈了



[二女儿]

打个比方
比如我是个文字格式里
100%的“曰”(音YUE)
她就是我的70%
这个字就是“日”
她比我更瘦
因此我推断
她比我更尖刻
更小气
果然在她爬上
和我并排的中铺时
我无意看见她
几乎平坦的乳房
她就用比我更小的眼睛
狠狠白了我一眼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