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现实与表述》(组诗) (阅读3438次)




付业兴
………………………………………………

A《流逝》

一切是静止的,思想停在表面
声音,擦着耳朵过去,偶尔跳出几个音节
楼房患上水的病症,呈现
各种形态。人群像鱼
自由自在地游弋,迷糊中,穿越
一条又一条街道,被玻璃门的美丽
诱惑,又被月亮的手

轻轻翻阅。他们出入透明的超市
受到光线的伤害与内心的穿越
青春,在暗中完成了交易,生命
在本质上,不亏欠他们什么
只是时间,会将他们像书一样关上

就像阳光,带着黑夜的种子
把萌芽的欲望,融入尘封的脚印
而返回的人,衣冠楚楚
早已丧失了退隐江湖的潜质
他哭、他笑、他追、他赶……
类似疯子,深爱夜间的歌声

没人再相信自己,参照物是诡异的敌人
再真实的出现,理论上也只等于躯壳。笑容
是木质的,却有金属的冷酷、空气的虚无
以及流水的不可猜测性
幸而头顶还有飞翔这个概念,否则
花朵,绝不会站到人群中间长成火焰
现实的表述,也绝无时光的惭愧
………………………………………………


B《梦幻春天》

大风穿过街道
带着石头的耳朵
蝴蝶是它坚固的歌声
不可捉摸地悬浮于三月

光线是幻化的
玻璃门是虚拟的
渐渐收拢的夜间喧嚣
留不住缤纷色彩
四处游荡的人
实际上,隐藏着某种目的
他在另一个自己面前
进入梦幻

宁静中,街道的眼睛
张开,小小光芒
是一团团交织的火焰
清醒者,看见道路在蔓延
那抚慰都市的手
腾出了半个春天
那劝导石头的心
散开一地鲜花
………………………………………………


C《现实的刀锋》

现实的刀锋,习以为常的影子
在日渐胀大的城市,街市蔓延
浸渍长满麦苗的田野
此种交融,表面上不可理喻
却无法深究。三餐之后

时钟继续潜行,蓝色的梦
笼罩成为头顶的阴影。那些旧楼
摇晃着满口稀牙,狠命地
咬住天空,蝴蝶在喘息的瞬间
逃逸而去,面对金属质地的生活
它的美丽,娇小而格格不入

时间的大钟,可能闭上了双眼
它在相对静态中前行,它是我们
头顶的花朵,也是我们即将离去时
现实牵引我们的最大力量。或者说它

从最初就在焚烧我们,而我们
所崇尚的一线快乐,是肉体
散发的焦味,在满街的问候中
被混合、被压抑、被忘却与抛离
………………………………………………


D《森林》

顺着故事的结尾返回,就到了秋天
丰收匆匆忙忙展开。空闲的刀
陪伴着我,穿过森林,在河流开阔处
树叶情绪高亢,并从时间的弦上往返
叶绿素,在意识的水中
深深潜伏。水果刀、月亮
被时间切割,不能不说是一种悲哀。林中

虚拟剧使季节紊乱、使飞行终止
但它高举燃烧的花朵,在森林里
它闪耀着幽灵的眼睛,在月光下
它砍伐着内心的树木,直到咳血
还没走到手中车票所抵的终点

那些树苗依旧发着蓝光。夜色开始收拢
泥土伸出双手,攥住麦苗和钥匙,阳光
把我打开,又将我藏匿于树干。为了青春
它打开窗户,放走了风。一群群鸟
挤进我狭窄的胸腔,大海的耳朵
在宁静中,完成了使命,埋下了春天

雨水,长出翅膀,掌控它内心背景的
全是陆上动物,它在行程中苏醒
南方的水声,将它淹没。水面漂浮的言辞
在小事物中感动,然后长成思想中的森林
掩盖地表之后,暗自流泪
而此时的山下,密布
钢筋与水泥的阴谋,动荡中,两条河流交融
一个故事结束,另一个故事开始
………………………………………………


E《枯燥》

眼见着白雾升起,柔软、浓郁……冷气流
正南下,正穿越流水、穿越淤积中的街道
秋天的火光,翻转日渐浓缩的秘密。叶翻飞
村头的已亡人,哀怜他命中飞过的鸟
他的妻子儿女,抛弃暗夜收集的安宁
回到泥土,仅仅向属于自己的观众
致以永远的分别

飞翔,停留在繁芜的细节中
那些含混的鸟鸣,相对修炼的隐士
是一种坠落中的渲染工具
它们守护着河流:足不出户

安静中,它们仰望星空就想到自己老了
这些有思想的树,是说不出道理来的
它的手臂,发着蓝色光芒,它的心脏
却惶惶恐恐地飘在一张大嘴里
新生的乳牙,像刚立起的玻璃大厦
透明的地基,具有莫名的松动

内心平滑起来,慕名而来的人频频消失
属于他的花朵、鸟鸣、青草,以及
大钟渐次张开的耳朵
在小情人的身体里开始了砍伐
这季节轮回中的易碎品
在身体或者词语的某个部分开始融化
………………………………………………


F《远离》

从一种习以为常中抽身
在身体的四周,生成暗绿的防护林
生育我的人面带笑容,三百年后
将我送回大钟的内部,我的耳朵
因此被震破。我重复着记忆与认知的攀缘
一棵树给我结出了灵感,秋天的时候

我的经历改变了现状,原则上
反向的人获得前所未有的安宁
以及朴素意义上的无欲无求
但他练就的一身好武艺
从此丧失七成功力

那冷酷、坚韧的金属制品,放弃了
浪迹天涯的愿望,从树中解脱的人
受了严重的内伤,他战战兢兢
而我,除了用白雪把自己覆盖
暂时找不到更深的洞穴,把自己
隐藏
………………………………………………


G《现实主义的鸟》

和我同时出门的鸟
我一直叫它现实主义的鸟
它噎着我的瞳孔
又一下子击穿我的木门

它具有了某种莫名的张力。而我
只抓住一根下垂的绳子

我无所事事,像一个牧师
虔诚地接过一张白纸
悲剧已经上演,但飞翔必须继续

翅膀安放于风暴之上
我必须再一次,用一颗冰冷的钉子
将扶摇直上的飞翔, 钉上墙壁

墙壁也像一个牧师,接纳着各种臆想

现实主义的鸟,多么像一丝浅浅的冷笑
其实,在这个徒有四壁的房间
有那么一两只鸟轻轻飘落
还是挺好的!空空四壁
沙子被钉在墙上
鸟不再飞翔但保持飞翔的姿势

必须接受的现实
必须在生活中给它安置凳子

所以现实主义的鸟
在风暴之上继续飞翔
所有的来访者,也有存在的理由
比如蜘蛛、比如苍蝇、比如壁虎
比如水蛇、比如吸我屁股上的血的蚊子
可以照旧
想着自己淫荡或者不淫荡的夜宵

但接下来的事实是
现实主义的鸟定格了自己的飞翔
那些来访者:鸟的亲戚
安居乐业,在共同的地方
生育黑得发亮的孩子

而我坐在冷冷的画室
下半生的任务:给鸟们画出翅膀

“可以没有鸟,但不能没有飞翔”

墙壁似乎不能理解我的善意
它用站立来提醒我
我们可以改变的事物更加狭小

终于看见了
我的多个推测,渐渐变成石头
重重地砸在我的头上

浅表的硬伤上,杀机重重
从墙壁到木板,从木板到鸟
再到现实主义的鸟
谁比谁清醒?

当这些主要的事实变得苍白,现实主义的鸟
死在无法开启的门上
………………………………………………


H《夜》

饭局,火锅……问候散发肉香
酒精麻痹着对方的脸。晚来的宾客
详细阐述:陌生状况、城市交通
寻常的说说笑笑,无论人群、都市
早已习惯这默认的交易方式

街市红红绿绿,TAXI晃晃悠悠
空气之上仍旧漂浮长长的耳朵与嘴巴
每个人都怀揣一段铃声,老婆的呼叫
引起路人的微笑。此种笑话,相似于
上世纪某本杂志的泡沫文字

有人沉入虚构的电视剧中
那庸俗的情节,穿过一群人的鼻孔
主人公与结局被展现于公众场合
被格式化的面孔,在自家屋檐
默默流泪,今夜淡淡的忧伤
等同于昨夜

2003.7.


MSN:  fuyexing@hotmail.com
E-mail: fyx1979@163.com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