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脆弱得还不够 (阅读3836次)



原地旅行

没钱旅游,就在家门口晒太阳
邻居张老三信手解开棉裤,摸出一把虱子
一个个虱子,浑身上下都流着老张的血
老张掐死一个,虱子就说“我爱你”
后来,老张就不敢掐了。他不相信
虱子还会说话,还懂人性,有魂灵,也会转世
他把自己掐痛了。虱子说,天下没有省油的灯
04/7/26
生活

脆弱得还不够
砍上一刀

再砍上一刀。甘蔗熟了
一对新人两头伤害着

声音互相压低
不敢在七月里出门

看一眼才知道
火车站里有火车

火车外面,旅客旅客旅客还是旅客
旅客背后,一座青山至今没有下落
04/8/17

七月里的邮件

深圳寄来的邮件弄丢了,因为那是特区
沈阳寄来的邮件弄丢了,因为那是老工业基地

安琪寄来的邮件弄丢了,因为她已经独居
赵丽华寄来的邮件弄丢了,因为她住在廊坊

我把自己寄丢了,因为我是我儿子的爹
儿子把我寄丢了,因为他是我的独生子
04/8/17
九点以后

九点以后,我习惯出去走走
一来消化消化未来得及消化的食物
二来顺路看看洗头房的小姐胳膊是否还给了领袖
三来闻闻烧烤摊上的木炭暗香是否传给了失去集体的羊肉
我拐了一个弯,又拐了一个弯,妻子说还没到家
一阵凉风刮过,快要秋了
要不坐下来歇一会儿,反正这么早回去也是干睡觉
04/8/17
见证

一堆,一堆,一堆
土和土和土,下面
是人,男人和女人

他和她的脸皮已经烂了
他和她的脸色化成了水
他和她相互映照着

土和土和土,上面
是鸟,雌鸟和雄鸟
它和它各自叫着

我管它们叫鸟鸣。我管它们叫鸟鸣的时候
它和它飞了。它和它飞的时候
他和她已经烂了,但是没有分开
04/8/17
透视

把妻子翻过来,再看一遍
那张脸已经走形。儿子刚做完作业
他要打游戏。

他在游戏里看见父亲和母亲
翻来又覆去。
他用生活中的一些细节
算计生活。

天还没有黑,他的眼前已经发黑
他用毛巾擦了又擦。
他终于擦出灰尘里的灰,视线里的线路。
04/8/17
西厢记

一张三合板,折了一下
遮出了阴影。一把羊肉串
烤了两遍,就糊了

我吃,你喝。按说不是什么秘密
只是缘于坐东朝西,坐得太久了
一张纸乱了前世的规矩

你控制着我,我控制着你
我们共同控制着周围的眼神和外遇

酒瓶子空了,多像你目前透明的空虚
吃一些,喝一些,最后咽下的
还是薄如空气

我头脑发沉,于是身子变轻
轻得像羽毛一样,抓不住自己
抓不住的时候,你把什么都空出来了

左手是我,右手是酒瓶
你应该飞起来,可是你从里面将自己关闭
04/8/28
张秋镇

张秋镇是我的老家,往东北七华里
便是我的出生地。

到那里,需要一座桥或者一条路
一辆车或者一匹马
一些树或者两条腿

到过那儿的人,都知道古运河干了
黄河正在断流

没有到达的人,准备好衣裳和干粮
准备好劈柴和汽油
顺便准备好一些从未做过的梦

去过的,没去过的
在一条路上相遇
他对她说,这是一条唯一的路

转过身,她便告诉他
或许这是一种意外
04/8/28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