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图书馆历险记(《欢乐故事集》选节) (阅读4671次)



二十 图书馆历险记之一:山羊管理员

亨亨我和鼹鼠骑着扫帚,走啊走,飞啊飞,一路惊险且不必提。只说那天我们经过一座被黄色山丘包围的城市,里面的石头都是黄色的,左一块右一块地放在人行道上,从空中看到这种景象,亨亨我不禁有些惊奇,问鼹鼠:“他们怎么走呢?汽车、自行车什么的开到这儿,只有往天上开喽。”
“说不定这是袋鼠的城市噢。碰上石头就‘嘣’的一声跳上去,再‘嘣’的一声跳下来,然后拍拍手,高高兴兴上班去了。”
“嗯。不过,最近袋鼠不是在‘雪梨澳乡’吗?”
“那是啥地方?”
“一个新的房地产项目,袋鼠们全体被请去作客了:住上了现代化的公寓,每天在阳台上晒太阳,看《新京报》,打开水龙头就可以喝啤酒……”
“哦,依鼹鼠我看,那这儿就是山羊城了。”
“为啥?”
“因为鼹鼠我正在写一首《山羊之歌》,这可是山羊世界的伟大史诗哟。目前还需要查一些资料,比如中古时期山羊的婚姻状况、在印度流传的山羊国王亚力山大·蛘的事迹等。”
“亨亨我也在准备关于羊的生长周期的论文,资料收集了好几年,还没有得心应手的有说服力的材料。山羊城估计有山羊图书馆吧。要不我们去找找?”
“好的。”
我们按落扫帚停在一块较高的黄色石头上,看着远处黄色的建筑物、黄色的树林和黄色路灯,黄色的云雾正在弥散,使得我们只能朦胧看到五米以内的东西。看了一阵子,什么黄色的东西都没出现。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会迷路的,会被山羊武士用青草捆起来。”我说。
“然后呢?”
“在山羊宫里和百分百的山羊公主擦肩而过。”
“然后呢?”
“山羊公主用美羊计杀死山羊巨人看守,双双逃之夭夭。”
“然后呢?”
“在黄色山羊雾里迷了路,山羊图书馆管理员及时出现,藏进山羊图书馆的羊肠暗道查资料。”
“然后呢?”
山羊图书管理员出现了,他捋着稀疏的山羊胡子,戴着蓝色羊皮袖筒,笑眯眯地说“你们来喽。前几天山羊文化促进会就通知我,说是有山羊博士和山羊诗人来查资料。不要怕这黄色山羊雾噢,这还是蛮有诗意的。”“进山羊图书馆要有通行证,你们的呢?”
“没有。”鼹鼠摇摇头。
“没有。”亨亨我也摇摇头。
“这么说,他们没给?这可难办了。还好我可以借给你们。”山羊图书管理员从脑袋上拉下羊耳朵,分给鼹鼠和亨亨我一人一只,让我们插在头顶上。
“别看这羊耳朵脏,以前山羊公主在这儿念书的时候,还戴着它到处跑呢。后来我做火锅草的时候,一不小心掉到锅里,被麻辣调料翻来覆去煮了好几个小时,就变成这幅模样了。真可惜。不过还能用。”
亨亨我和鼹鼠顶着黄不黄绿不绿灰不溜秋的羊耳朵,随着山羊图书管理员跳下黄色石,“嘣”的一声跳下去,“嘣”的一声又跳上来,从背影看,真的真的非常像袋鼠噢。

二十二 图书馆历险记之二:通往图书馆的永恒之途

像袋鼠那样呆呆地蹦来蹦去,人生到底有何趣味呢?即使是在澳洲那样美丽的故乡,即使是为了消遣抱着袋鼠孩子像跳房子那样左跳跳又跳跳。鼹鼠兄,时至今日,当我回想起在黄色的山羊城黄色的石头上左一蹦右一蹦地走来走去,心中就不由得升起一种难以释怀的不快之感。真的,在下午的阳光下,我像一只刚从冰箱里取出来的小黄瓜一样想了好久,揣摩了又揣摩,直到确定了这种感觉无误才给你写信的噢。然后我就拿着小黄瓜去下手工拉面当晚饭,现在我是边吃黄瓜肉丝面边给你写信噢。如果你仔细一点,或许在字里行间会发现一两点春天黄瓜的味道。对的,就是那种味道。和通往山羊图书馆的永恒之途截然不同的味道。
为什么说是通往山羊图书馆的永恒之途呢?我只不过是边想着我和鼹鼠兄你和山羊管理员蹦蹦跳跳上图书馆边在脑海里浮出这个词的,或许和上山羊图书馆这件事毫无关系,不过我又想,既然是在想上山羊图书馆的时候想起来的,或许有一丁点联系也不一定。或者和上山羊图书馆的三个人:我、山羊管理员和鼹鼠兄你有某些瓜葛,山羊管理员已经不知道藏在哪个地方了,说不定还是藏在我们去过的山羊图书馆的羊肠暗道里煮火锅草吃,羊耳朵早已化作他的口中美餐。如果我们下次去就没有通行证,山羊管理员再也不会来见我们的了。如此顶刮刮的山羊管理员,想到从此不能相见,现在我的心头还有了一丝惆怅呢。不过我又不能给他写信,因为谁会给山羊城的山羊管理员送信呢?这样的话势必又要左一跳右一跳把通往山羊图书馆的永恒之途走一遍,我敢断定,当长腿兔邮递员拿着长长的信封在黄色石头上跳来跳去而耽搁了下班时间时,心里一定会暗暗咒骂身为写信人的我的。如此,我就全然打消了给山羊管理员写信的念头。
鼹鼠兄,我不是处于无聊才给你写信噢。相反,现在我忙得焦头乱额哟。形象的说,就是像水龙头的水浇在头上的那种感觉。就像是卢米埃尔的电影中的园丁――当他忙着给花园里的花浇水时,旁边贪玩的小孩突然踏住了水管,他一看没水了,就趴下去看水管。这时小孩放开了脚,水立即喷出来,喷得他满头都是。嘿嘿,鼹鼠兄,想必你对这个电影很熟吧,我罗里罗嗦地说了这一通的原因是,这部电影已经放了一百多年了,准确的说,大概一百一十多年了,那个倒霉的园丁,一百一十多年来,大概被喷了几百万次吧,而且还将继续被喷下去。他一定在想,我何以这么倒霉呢?在浇花的永恒之途上。对,我想起了这个词:在浇花的永恒之途上。我正是由浇花的永恒之途想到通往山羊图书馆的永恒之途继而想起鼹鼠兄你的。现在,我正是在浇花的永恒之途上,上次在山羊图书馆查的资料还没有写成论文,导师又在催了,虽然他还没有说,但是我能感到他无言的催噢,真的,就在电话那端,以那样一贯的方式在催噢。这是一件事。还有一件事,就是正在着手写的《欢乐故事集》,说的是拯救欢乐镇的故事。写到了四分之一,正在向三分之一迈进。我是深陷在其中不能自拔噢,如果像上次那样拔着自己的头发上月亮那样把自己从拯救欢乐镇的永恒之途中拔出来,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除了这两件事,还有几件小事,比如说交流一下对佩索阿新出的诗集的感受,还有电视老大娘烙的烧饼的味道,等等。但是这样写下去,信就势必长得不像话,成了写信的永恒之途了。这是我所不愿意的。就此搁笔,祝好。署名:亨亨。


二十四 图书馆历险记之三:左蹦蹦,右蹦蹦

山羊管理员左蹦蹦右蹦蹦在前面走,亨亨我和鼹鼠左蹦蹦右蹦蹦在后头跟……刚翻过一个山头,又看到一个山头,在黄色的山羊雾中,黄色的石头依然杂乱无章地躺着,似乎无穷无尽地那样躺着。亨亨我几次三番想动用扫帚飞,而不是这样傻乎乎地蹿上蹿下,被人当作袋鼠且不说,万一前面飞来一个大棒子,即使不是袋鼠,也只有呆呆等死。呜呜,亨亨我不要接受袋鼠的命运!鼹鼠也不要当袋鼠!可是动用扫帚呢,一是可能坐不下三个人,二是空气能见度极差,随时可能撞上黄色石导致帚毁人亡,而且山羊管理员说不定是乌鸦夫人变的,越看他笑眯眯的样子,和乌鸦夫人打扑克的样子就越像……
山羊管理员可不管这些,他轻松地在石头上跳来跳去,还时不时扭上两扭,说是芭蕾舞。“你看,我的脚尖绷得多紧。跳脚尖舞绝对没问题。以前我跳过《胡桃夹子》还有《吉赛尔》的,在国际上获奖无数,那时中央芭蕾舞团的赵团长还是中国舞蹈学校的小姑娘呢。”“要不是后来我改当山羊管理员,丢下这一行,现在我肯定和巴兰钦有一比。”
一路上,山羊管理员絮絮叨叨,亨亨我在想《欢乐故事集》的写法,鼹鼠呢,则在推敲山羊史诗的音步,所以后来我在一封信中说“在你的诗中,我看到了左跳跳右跳跳的节奏噢。”鼹鼠回信说“没办法,在通往山羊图书馆的永恒之途中,字和字就是以这种方式碰撞在一起的,我无力也不想改变这个事实。权当怀念那个芭蕾山羊管理员好啦。”
走到天色发黑,空气由黄彤彤变成昏昏黄,山羊管理员说,“好啦,亨亨你把扫帚拿出来吧。”我抽出扫帚,山羊管理员坐在扫帚尖上,我坐扫帚杆,鼹鼠坐扫帚尾巴。“虽然挤了点,又超载,但去的地方不远,应该没问题吧。”山羊管理员向我们解释。
"一二三,嘟爱密"
"一二三,嘟爱密"
扫帚飞起,在空中转了三个圈,又降落。我们又停到了原来的石头,也就是亨亨我和鼹鼠决定去山羊图书馆讨论山羊武士又碰上山羊管理员的黄色石头。
“你们一定觉得奇怪吧。为什么我们又到了这里?”
“是啊。我们就是在这里出发的,那时候还是中午呢。”
“之所以带你们跳了老半天,当然不是毫无缘由的喽。我山羊管理员这把老骨头虽然以前能跳上好几场《天鹅湖》,但现在还能经得起几次折腾啊。我之所以这么做,是有两个原因的。”
“哪两个?”
“一个是进山羊图书馆必须经受考验,因为山羊图书馆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山羊图书馆噢,在里面研究山羊学是再好不过的了。不过国王说――”
“说啥?”
“国王说如果不考验一下,来人也不会知道查资料做研究的艰难,所以命令我必须跳上半天。就是这样的。我虽然不愿意,但也没办法。谁叫我是山羊管理员呢。你们又是山羊博士和山羊诗人。据说跳过这半天后,跳的人对人生都会有一番彻悟。”
“是啥?”
“我不知道啊。可能跳得太多了。”
尽管怨气多多,但山羊图书馆更加显得神秘。
“看来我们这一趟虽然辛苦,但估计会很有收获哟。”我咬着鼹鼠的耳朵。
“但愿如此。”鼹鼠无动于衷。他正仔细观察着脑海里字的流向,并随时用那种跳跳的节奏把它们黏合起来。“从本质上说,诗人的工作和泥瓦匠没什么两样。”他在一本书中这样断言。
二十六 图书馆历险记之四:山羊公主

山羊管理员走到那块黄色石的中央,踮起脚尖旋转了二十五圈(亨亨和鼹鼠鼓掌喝彩!),然后低声唱道:
"一二三,嘟爱密"
"一二三,嘟爱密",
黄色石忽然现出一个圆圆的洞口,洞口的形状平平整整,线条也很光滑,就像是山羊管理员刚用脚当圆规划的。山羊管理员回眸一笑“到啦!”说完,就跳了下去。
“就这么跳下去哇!”亨亨我看着鼹鼠。
“这个嘛,我倒不怕地洞,众所周知,我在那儿住了好多年。只是这是岩石洞,下面的岩石说不定奇形怪状,有的像大号的竹笋,有的像金箍棒……如果没有向导或者藏宝图,肯定要死翘翘!”
“藏宝图?”
“对,从某个海盗船长的后代的拍卖品里找到的。这个时候,最好身边不是亨亨你,而是拥有魔鬼身材的牛奶天使。神秘幽静的印度土王的公主也凑合。”
“别废话。诶,不对了”
“什么?”
“刚才这个洞口有井盖那么大,现在只有太阳那么大了。快跳!”
亨亨我跳了下去,在洞口变得只有鼹鼠脑袋那么大的时候,鼹鼠终于跳了,不过皮毛有点擦伤。“这下可卖不了好价钱了。”鼹鼠咕咕哝哝。洞口合拢,将我们封入一片片黑暗。
“鼹鼠?”
“嗯。可真黑呀。”
“你说我们会变成岩石人吗?”
“啥叫岩石人?”
“几百万年后,有人或别的什么动物把我们头顶上的这片黑暗挖开,我们就成了岩石人。”
“成了岩石人会怎么样?”
“整天吃岩石,带着岩石动物打猎,所到之处皆化成岩石,光秃秃的风化的岩石,像是从宇宙还是一颗豆豆的时候就存在的岩石,看起来可凄凉啦。”
“那我不要做岩石人噢。”
“没办法呀,只要关在这里,天长日久,岩石人就会钻出来了。不过,你不会变成岩石人的。你是只岩石鼹鼠。嘻嘻。”
鼹鼠不说话了。
我觉得有些无聊和感伤。
岩石人退回岩石。
宇宙又回转一颗豌豆的黑暗。
远远地有人打着灯笼过来了,我推醒呼呼大睡的鼹鼠。鼹鼠揉揉眼睛道歉说,“真不好意思,好几天没正经睡觉,边说就睡着了。”
“嘘。你看那是啥?”
“灯笼啊。”
“它走过来啦。”
“这有什么奇怪的。灯笼还有会说话的呢。”
鼹鼠好象发现了什么,躲在了亨亨我的背后,还钻进了亨亨我的背心口袋。
我正感奇怪,灯笼真的说话了:“早上好!”
“早上好!现在是早上了么?”
“是啊。昨晚上我听到你的事,说是被山羊看守抓起来了,我一宿没合眼。”
“你是?”
“山羊公主。”
“不折不扣?”
“不折不扣!”
我松了口气,似乎听到鼹鼠在口袋里暗笑。
山羊公主说:“快点!我昨天偷听的时候,我爸爸说一大早就来盘问你。如果不招,就会用很多很多办法来折磨你。”
“啥办法?”
“比如有一种是灌蜂蜜。”
“蜂蜜我爱吃!”
“但是被灌下去的蜂蜜就不那么好喽,而且被蜜蜂发现了,就会来做窝哟。在你的鼻子上一层一层地建造蜜蜂大厦,开始蜜蜂的新生活。你一动就会被扎无数下。厉害吧?”
“厉害!”
借着灯笼的光,我打量山羊公主,她长两只优美羊角,黄旗袍紧贴,看起来曲线玲珑。
“那怎么办?”
“唯一的办法是藏到羊肠暗道。”
“这是啥?”
“说起来话就长了。简单地说,当山羊城初建时,山羊圣人为了防止意外事件,就根据从羊肠中悟出来的道理,修了这羊肠暗道。”
“在山羊身上,会有什么意外事件呢?”
“多了。从大的方面说,比如彗星撞地球;从中的方面说,比如外国入侵;从小的方面说,比如小山羊挨爸妈打了,都可以躲到这羊肠暗道,就谁也找不着了。还有,羊肠暗道还是图书馆噢。”
“多功能的?”
“是啊,还是山羊城的仓库、银行、王宫、音乐厅、电影馆、游乐园、妇幼保健所,等等等等。躲在这里,可以一边看书一边玩,等出去时就天下太平了。你说我们的山羊圣人是不是很好玩?”
“好玩!我们那儿怎么没有!”
“那就一起去玩嘛!”山羊公主拉着我的手,一起向羊肠暗道跑去。



二十八 图书馆历险记之五:山羊国王的胡子

在羊肠暗道里,我和山羊公主玩得可高兴了。鼹鼠“嗖”的一声从背心口袋里跳出来,要求一起玩。山羊公主说:“我的计划里可没有一只躲躲藏藏的鼹鼠噢。”
“让他一起玩玩嘛。鼹鼠兄蛮有趣的,还是个大诗人。”亨亨我连忙替鼹鼠说好话。
“但是一见到我就跳到背心口袋里,这种行为是不对的噢。哪怕是世界上最大的大石人!”山羊公主用漂亮的山羊角顶着我,我慢慢被顶在空中,鼹鼠坐在我的头顶,哭笑不得。
“鼹鼠之所以躲起来,是有原因的。”
“什么原因?”
“当鼹鼠看到山羊公主您以美妙的姿势飞奔过来时,突然想起一个古老的故事。”
“说说!”
“说是在这种情况下,公主就会爱上她见到的第一个人。鼹鼠既然只是只鼹鼠,但是如果被山羊公主爱上,岂不是一场误会。于是就把机会让给亨亨啦!”
“是吗?”山羊公主将信将疑。
“是啊!”鼹鼠和我连连点头。我狠狠地揪了鼹鼠一把。鼹鼠忍住笑,对我说:“你也不用这么急就感谢我哟。”
山羊公主点了点头,又用手弹了弹山羊角,说“原来是这么回事啊。鼹鼠先生,我错怪你了。现在你在我的计划之中啦。”
山羊公主嫣然笑道,“我们继续来玩吧。”
山羊公主、亨亨我、鼹鼠三个人在羊肠暗道里没日没夜的玩噢。据说,现在到山羊城参观的游客都能听到我们的笑声,这是羊肠暗道传出来的回音。在回音壁上有一个“游客须知”,写的是:公元山羊二千又四年的一日,山羊博士和山羊诗人一行到我国访问,山羊公主陪同客人游览了我国著名人文景点、现在已经列入世界文化遗产的羊肠暗道,尊贵的客人兴之所至兴尽而归,留下了喜气洋洋的笑声:咯咯笑是山羊博士亨亨的笑,是多么渊博的笑啊!吱吱笑是山羊诗人鼹鼠的,笑起来很可爱哟!喵喵笑是山羊公主的,山羊公主为何发出喵喵笑而不是普通山羊的笑呢,这还是一个神秘的谜。还有一个声音――咦――
文字到此嘎然而止。
笑声之外的声音是谁的呢?
鼹鼠叫我到一边,说“你听!”
“听啥?”
“笑声之外的声音是谁的呢?”
山羊公主也把脸凑过来,笑声停了,羊肠暗道顿时静了下来,雅雀无声。
“做啥呀?快来玩啊!”山羊公主见没有动静,又喊起鼹鼠和我来。
“肯定有一个陌生的声音。”鼹鼠说。
“不管它,反正又没人找得到我们。”
“真的?”
“当然啦。要不怎么叫羊肠暗道!”
“万一山羊小孩走丢了咋办?”
“不会的。如果碰上这种情况,在暗道里有一个怪兽,叫做桃瑞斯,它能在暗道里找人。不过桃瑞斯一般都在自己的屋子里打瞌睡,除非是山羊国王的命令,他就会永远睡下去。所以山羊人也用不着它,这是山羊圣人在修羊肠暗道时为了以防万一规定的。其实没什么用的。”山羊公主把原因原原本本地告诉了我们。
“你刚才是说,有一个怪兽桃瑞斯能找到我们。”
“对。”
“而这个怪兽只有你爸爸也就是山羊国王能命令。”
“对。”
“那么,你爸爸也就是山羊国王会不会骑着这个怪兽来找我们呢?”
“哎呀,这个我没想到。至于骑倒不会,不过我爸爸倒真可能用桃瑞斯来找我们的。我得去看看!”
山羊公主一溜烟地跑了,在亨亨我和鼹鼠发出呼喊之前,只留下一句话:
“一会儿就回!”
亨亨我和鼹鼠正要叫山羊公主回来,可是来不及了。山羊公主走远了,笑声之外的那个声音越来越近,羊肠暗道的光摇摇晃晃……等那个声音走过来,亨亨我和鼹鼠恍然大悟――原来那个声音是山羊国王奔跑时吹胡子的声音。山羊国王的胡子有那么那么长,像绽放的樱花一样密密麻麻胡乱堆在鼻子嘴巴上,吸起气来就发出噗嗤噗嗤的响声,你说好笑吗?





三十 图书馆历险记之六:山羊节的游戏

“搞错了搞错了!”吹胡子瞪眼睛的国王向我们跑来。山羊国王的羊角是亨亨我见过的最大的羊角,一直顶到洞顶,因此山羊国王的脖子上不得不用一层一层的钢丝缠起来,把脑袋撑住。山羊国王的胡子又非常长,从鼻子一直垂落脚尖,看起来很像我以前见过的老树精灵公公。
山羊国王噗嗤噗嗤向亨亨我和鼹鼠跑来,手上还拿着一个虫子,这虫子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像是孙悟空养的瞌睡虫。一问山羊国王果然是。山羊国王把胡子拨开一条缝,说“这个虫子可有来历啦。是当初孙大圣取经经过敝国时赠与山羊圣人的,我们给它改名字叫怪兽桃瑞斯,这个暗道是山羊圣人和它一起修的,所以它对这儿最熟悉了。”
“国王您刚才说什么搞错了?”看到山羊国王不像是要抓我们回去灌蜂蜜的样子,亨亨我抖胆问。
“拍电影啊。我们正在拍一个《山羊节游戏》的电影,以庆祝山羊圣人的诞辰。没想到一切都乱套了――”
“为啥?”
“本来亨亨和鼹鼠到山羊城后,应该由山羊巨人看守去抓的,可是山羊看守不知道到哪儿喝老酒去了,没到场;我只好派山羊管理员把你们引进来,没想到山羊管理员一回来也不招呼你们,就躲起来煮火锅草,虽然这是他每天必吃的美味,但总得给我山羊国王一个面子呀。得了,找也找不着。我的宝贝女儿也添乱,带你们藏起来了。这样下去,还拍什么电影啊。给山羊圣人庆祝诞辰的计划就泡汤了!唉!”
“确实够乱的。拍电影的事,不早说啊。”
“我嘱咐山羊管理员说的呀。难道他没说?”
山羊管理员出来了,说“抱歉,两位客人,不是说有两个问题吗?还有一个问题是陛下问你们愿不愿意参加《山羊节游戏》的拍摄,如果同意,山羊图书馆的所有资料都可以提供给你们使用,还能免费复印和照相。我还没来得及问呢。还有火锅草的事,还缺一只羊耳朵。”
鼹鼠和我连忙摘下头顶上的羊耳朵,还给山羊管理员。
“谢谢。”山羊管理员接过羊耳朵,一猫腰又不见了。
“那灌蜂蜜的事呢?”我想起了山羊公主的话。
“啥灌蜂蜜呀?”
“就是你们山羊国的酷刑啊,把人吊起来,灌蜂蜜,然后蜜蜂来做窝……”
“没有啊。”山羊国王搔了搔脑袋,“我国民风淳朴,向来就没有什么刑法,就是小孩子犯了错,也只是让他到羊肠暗道读几天书而已。”
“真的啊。”现在轮到亨亨我和鼹鼠搔脑袋了。鼹鼠搔完自己的,再给我搔。
“我知道怎么回事?”山羊公主走过来。“都是乌鸦夫人搞的鬼!”
“乌鸦夫人也来了!”我吓了一大跳,摸了摸扫帚。还好,完好无损。
“是啊。比你们早半天,她说如果给你们说灌蜂蜜的事你们准留下来拍电影。”
“胡说!”我谴责乌鸦夫人的造谣。
“胡说!”鼹鼠也义愤填膺。
“问题都解决了,我们可以开拍了吧。”山羊国王拿着一个水果,问我们,“时间有限,这么一闹腾,可惜拍不了武侠片或侦探片了。这个我最擅长了。”
“那就拍歌舞片嘛,卡通化一点,嘎纳电影节这两年这个比较走红。”我劝山羊国王。
“那也好。你们先吃一口这个水果吧。”
“不用客气。这是啥果子?”
“我们这儿俗称羊角果,吃一口就会长出羊角来,就能和我们一起跳舞啦。”
“我不想长羊角啊!”
“等跳完了,你再吃一口,羊角就没了。”
“哦,原来如此。”亨亨我和鼹鼠正在想“吃还是不吃”这个问题,手上的羊角果突然被抢走了。
“你们不吃,我吃!”乌鸦夫人尖叫着,“当影后是我一生的梦想噢。”
我和鼹鼠追上去,想夺回羊角果,可是乌鸦夫人一咕噜全吞了,马上长出比山羊国王还要长的羊角,东倒西歪的,羊角在洞壁擦出阵阵火花。
“不要紧。”山羊国王从怀里掏出另一颗羊角果。“这种水果在我们这儿到处都有。”
我和鼹鼠轻轻地咬了一小口,惊奇地看到头上长出两根奇妙的羊角。
这时音乐响起,是李斯特的《匈牙利舞曲》,摄影机早已就位,亨亨我和鼹鼠冲进山羊公主、山羊国王、山羊巨人看守、山羊管理员、怪兽桃瑞斯和乌鸦夫人围的圈子,手拉着手,跳啊跳啊。亲爱的朋友,如果现在你马上到音像店去,还能找到这部电影的盗版DVD呢(去晚就没啦!),名字就叫做《山羊节游戏》。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