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嘀咕 (阅读3871次)





我在电话的一端伸
出头来,一看不见你,于是
又坐下来写诗
一首诗中之诗,它应该呈现
落日中的夕阳、鬼魂中的鬼魂
公共汽车的女售票员、夹鼻眼镜的
老教授,还有年轻气盛的鹦鹉
欲望的老虎,游戏者!
在夜色中你兴奋莫名
——钢枪,对准一群翩翩的蝙蝠
——匕首,刺向美丽的伪书作者
——眼泪,榨干一樽古墓
——口号,抗议道学家和妓女的躁动
累啊累,你再也不想干了
累啊累,凭什么你就该挣这几个工分
回到黑暗之心,回到空虚的城市
和一个棉纺厂女工结婚,宴请
朋友们抓猴子、秃顶、在夜色中
你荒唐无度;你哭;你笑;你流出碳酸钙
好事成双,夫妻双双回到洪洞县
乘坐302路车,汗味、骚味、马尿味
你有所艳遇,在黄金屋藏娇,在马棚里
画梅花,一文钱一张、童叟无欺
这时一灯如豆,一名警察走到
你的面前,他说:你绝对不会知道
我是谁?但是是我创造了你
现在你还给我吧

             1999年5月15日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