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撞击(组诗) (阅读4187次)



石头记

在昆明的黑夜里,我搬运石头
让电梯嚎叫,让长毛毡出现印迹
我肉身又一次紧缩。从沙漠
到长江边,我的居室里
存放着一座火山、一段经文。一截
真正的树化石,有那么多镂空的
蚊穴,那么多昆虫的刻痕、小动物的粪便
森林里的风,还在吹动
这个冬天,我和我的石头
在寒冷中,在炭火旁,相依着,慢慢变热。
2003.12.5

看妻子铲雪

读谷川俊太郎,第76页,接近
胖子于坚评论时,我停顿了下来
我听到,铁锹摩擦碎石或水泥
地坪的声音。抬头看见
妻子在铲雪,撅着屁股
火焰色屁股,一左一右铲雪
作为她长期的窥伺者,我足足看了12分钟
生火,洗涤,她从没有如此认真过
就好像急于从这场大雪里,要回

一条道路。12分钟后,她直起身子
望了望远处,动力厂飘进空中的煤烟

这时,我们的孩子,善于写
错别字的实验小学低年级学生,走进雪地
妻子从脖子上取下米黄羊绒围巾
交给女儿,然后,弯下腰
撅起火焰色屁股,又开始铲雪。
2003.2.11





剖鸟

它的内脏让我震惊。
小肉团在弹动,鸟血
糊着,一部飞行时光的发动机。

院子里尽是鸟毛
旋转上升的鸟毛
有的贴着地坪,轻轻翻滚
鸟的小脑袋不见了,原来
放弃,是一桩多么简单的事
鸟儿,放异了自己的天空

父亲动作利落、干净
没想到,这位生产队会计还有这一手
拨算珠的手
捏剪刀的手
温和、安静的父亲,今年六十四
他还可以活若干年。
2004.1.11




俱乐部

喝啤酒的人走了,扔下
啤酒瓶盖。一夜风吹,北方省份的
尘沙,随大风吹进人群,人变了形。
那么多拉琴的人,早晨,纷纷到来
他们之中,死去多年的乐师,也已归队。
2004.3.15


工人霍栋京

他有跑靴,有弹性的那一种。
他朝一个方向走,提着工具。他穿
条纹棉衣,一副和春天对抗的傻样子。
他有两只手,不像他儿子,只有一只手。
2004.3.11


动力机

天一转暖,人们就把它抬出来
一直往河边抬,需八个人
四条绳索,、两根木杠,才能
把这部春天的动力机,挪动半步

当年伺弄旧式动力机的周姓男子
春节前,入土了。想想那时
他是一个多么爱说笑话的家伙

我们总能听见,他在黑夜中
用弹舌音,模仿动力机
刚刚启动时的声音。
2004.3.5


除尘

这么冷的天,我想起一件热天的事
那天,在汉口金融街,看见一个人
在高高的玻璃墙上,除尘,像一只四足兽
挂在空中,反戴一顶鸭舌帽。每次想起
我身体就有异样的反应,今天,怎么又想起了
这件事,我在雪地开车,播放异国音乐
我试图忘记,我回头,我看见
我的女儿随着沙哑的歌声,在摇晃
她戴着毛绒耳护,淡黄色耳护。
2004.1.10


撞击

清晨,湿气里,一只泥蜂飞进来
废旧厂房恢复了声音,微弱、清晰的
昆虫,发出振动。泥蜂飞过来
又飞过去,用褐色的,美女身子,撞击空气
机器早已搬运一空,可怕的小兽
远走山冈,泥蜂把这儿
当作短暂生命的训练场,如果
停止飞行,涂有果绿色旧油漆的
房梁钢架上,落下它钨丝一样,闪光的爪子
它画出直线、斜线,像瞎了眼的技师
替那些在空中消失的人们,眺望大雾中的
河流,直到看见自己的阴影
2003.6.7

修复

一个女人,开始迷恋自己的躯体,那是
多么危险,借另一张脸,假寐的女人。
我喜欢说谎话者,佩饰石玉者,嚼甘草者
喜欢提着麻油灯,在水下走亲戚者
我喜欢呀,我真的喜欢美女,喜欢你们
不穿金,但必须戴银,叮叮当当
像铜器匠的女儿。喜欢你们
走进大雾,而非站在山冈,抱头痛哭
为最初的一两滴经血,赤脚站在木板上
大闹春风。一个破坏者,对于女人,同时
也是一个真正的建设者。女人的改变
始于声音,给一根银针,便从血液开始
修复美女,需要我们掏出足够的砂石
否则,就只能指望下一代了
2003.6.7

丢失

一棵树,不,两棵枣树里,丢失四肢
青海某条干河,风中,我丢失毛发
一场移动的大雪,丢失自己的血液
一根朝鲜大葱,丢失鼻炎
一位赵国妓女,我丢失有毒的食指
所有妇女的睡眠中,我丢失性别
在香日德,选择刨玉米根的裕固族老人
将我的另一张脸,丢失。孩子们
如果真的想我,就尽情敲打吧
击木,我现出上半身
敲铜,我的下半身,即刻裸现
2003.6.7


声音
-----致武汉

沉睡的人在武昌。
人说,我沉睡时,保持着动物的形态
一只耳朵朝上,上面有气流跑动。

外面嘈杂,船舶在长江上
弄出更大的声音
吃水线以下,是旧时代蒸汽机
它推动整座钢铁工厂,船舶
丢下了江岸、黑影
丢下不断分割的小块树林和深冬的群鸟

这是你们糊涂的省府
夜半三点
泡泡糖
这是性具,尘嚣四起。

船舶在江心来回移动
它尖叫一声,我的伙伴
没来得及穿上那条生锈的内裤。
2004.3.28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