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反对 (阅读4123次)



反  对

我们驶出了黄昏,还驶出了
马怀义水泥厂的烟尘。我们来到
石桥驿,在一家化学厂的空气里
看见又一片杂树林,又一条
河流,被后工业的氮酸杀死。

米妮,你看到了么?西边山坡上
那个老实巴交的老汉,正对着
我们这个方向,提着农具,在骂娘。

我怎么会选择这么一个过程,我和米妮
已有十六年不曾见面。也就是说

一个孩子已经长大了,甚至可以当
妓女了。在进入那座空荡的军事基地
之前,我一直在想这个不洁的推论。

红砖裸墙内就是我们今天的夜晚
这里有雷达,有暗道,有领袖的
遗训,有提高警惕的标语。

从陆军少校的手中,接过那把
铜钥匙,米妮
我们走进从前首长的木质寓所

我喜欢米妮躲在衣领下的微笑
喜欢她轻轻地说:“让我去淋浴。”
四十五分钟。米妮在淡黄的灯泡下
正好用一部纪录片的时间

搓洗她的皮肤和尘埃。我喜欢
米妮今晚闭上眼睛的样子,而不像
从前大喊大叫。在这个军事禁区
我反对直接,反对打开十六年。
2002.10.2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