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不是角 (阅读5290次)




一、

我不是角
我不打圆点领带,
不会抛弃
生活中最简单的部分
不会带上花头饰就一个劲儿哭,在
熟睡时分泌悲哀的汗液
不会和她们在荒草上跳舞
我意识中,
寒冷的早晨出门也是
不安全的。
而她知道什么,半闭着眼睛?
上午十点总是在报纸的反面
读到崇拜者的来信
我可以去作,不停地去作一只
明亮的喜鹊
但我不是角,要甩掉她的影子
要跑
很长一段路

二、

我也不可能是角,
果实未熟就落地的声音
从来没有离开过我的耳膜
我只是被登记表遗漏的乘客
一个暴发户的女儿
最近常在细数自己被凌辱的次数时
发现茶
变得很甜
除了等待审讯我没有其它念头
我认识的字都是拟声的
例如:一个半透明的哨兵
另一个象陀螺一样不停旋转的哨兵

三、

我决不是角
我与她在物种、性别和腿的数目方面
都不相同
除非我得到那块代号叫“印度艳舞”
的领地
或者给我一辆布拉格马车
你描述的地方我从未去过
你描述的桥
沿着河滑向光明的北方
也只是个假设
我遇见过我的同类
她们伏在路边,等待盲人
为拯救而来
我爱女人
一个,而不是一群

四、

我不是也不认识干瘪的角,肥胖的角
或在丝袜中反刍的角
等等。
把手从她的手中抽出的同时
别问
在倒影和镜子里,画面外,
上方,说早安前,
下岗那天,稍后,
在海军服的翻领上,倒着数
在汤里,向下滑时,在第七行,
详见目录,朝右拐,
在去假面舞会的半路,
按常规,走到顶,翻开耳朵,偏西四度,
煮上豌豆
在午餐后,马桶旁边,在终点处,
银行对面,楼梯口,
一只虚构的燕子,
迟疑不决的燕子,一只燕子
会喊出
角的名字。

五、

我这个普通的护士怎么可能是角?
对,他第二次来作那种检查时又碰上了我
时隔半年,我们只觉得面熟,都没想起上一次
就是我给他做的肛检。
我戴上橡胶手套,看他脱掉裤子,背对我,跪
下,
插入时,他的肛门猛地夹住了
我的食指。冷汗直冒,他大叫:
“拜托,怎么又这么狠?”
“您认出我了?”
“没有,”他喘着气“可我的肛门
认出了你。”
也许你觉得肮脏或可笑,但当时的我笑不出来
只在他看不见的身后羞红了脸。
因为插入的刹那,我的手指
也认出了他。
想不到
重新连接两个人的方式可以是这样,
想不到,即使隔着橡胶,
肉体短暂的肯定,也比记忆
更值得信赖
不,我不是角,而且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
见过他。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6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