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结婚 (阅读4887次)






她就要结婚了
天快黑了
两个人的手总握着同一根筷子
跟随墙上的钟摆而晃动
一同摇的还有那只空摇椅
为她而准备的,现在
因为这消息而完全松弛

她喜欢心情愉快地
做游戏
喜欢听转圈时的风声
连接、散开
的节奏
喜欢把脚趾分开,夹住
越来越强的快感
荡秋千时
她并不是在背后,而是
从前面,望着记忆
离她而去

她就要结婚了
没有任何过程,我们一下沉入
因疼痛而变蓝的蒿草里
鸟呆呆地衔着草籽
树影在视网膜上连同忘却一起
越来越长
因为天快黑了
从柔软的双腿之间
我看见她把一只空白的翅膀叠了又叠

我们之间的梯子不再有用
尽管上去下来过数不清的次数
洞和钉子慢慢地偏离
再撑不住我们
撑不住女人
热乎乎的身体
只好回到游戏场上
随着听觉而破碎,并顺从她的安排

房间里满是她各种各样的微笑
夜里的,白天的,发亮的,约会时的
连同因过度旋转而变浅的嘴唇
吃过我做的生鸡蛋后
难受的表情
我们为了在关门前赶回而奔跑
--微微潮红的脸颊
夜里穿的那条银灰色的裙子
(还是衣服,我已记不太清)
我还没来得及赞扬
她在我肩上浑然不知地睡着
耳边只想听她柔软的喘息
而这些现在
都已不可能

不可能
把固执还留在婚纱的网眼里
不可能听了上百次夜晚的嗓音
却什么也听不见
如果她嫁的人很爱她,而她只是喜欢
那个人
该多好
再没有理由
等待夜里第一只逃跑的老鼠
再没有理由
从地上拾起那枚雏菊
因为她要结婚了,而我们
明天是否还能够坚持
象往常一样
打开电脑,在《蝴蝶》的旋律中
一个人走上跳舞毯,迈动
笨拙的舞步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6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