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全部的水手 (阅读4897次)



     ----向卡尔.安德烈致敬


全部的水手都想抓住那只幼鲸
树叶和糖浆的秘密被闲置了很久
于是事情就那样发生了
一直在记载中封存

全部的水手都想抓那只沉浮的动物
树上的,瓶中的,不为人知,没人管很久了
于是后来不知怎么就那样
一直都埋在过去的表述里

提着篮子的是想抓住它的水手和果实的渣
树上的是知了,瓶中的是蚯蚓吗?不为同类所了解
后来那样是耻辱吗?没人有把握
一直逃不脱过去的圈子

提着大堆篮子和果实所剩余的种
蚯蚓吗?还是了解他的我们的同类
真是无法确定,那算不算耻辱
想出去也得绕开过去

一大堆篮子和剩余的果核
把蚯蚓也当作是我们的同类
真是耻辱得莫名其妙
想出去的结局却是绕圈子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6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