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梦中的民谣 (阅读2832次)




1 把歌唱给水边的人听

把歌唱给水边的人听
水边的石头象汗泠泠
把歌唱给最嫩的人听
最嫩的花朵随风落

把歌唱给篱笆上的蝶听
篱笆内的手指揣着心
把歌唱给最薄的蝶听
最薄的肌肤细汗沁

把歌唱给林子里的人听
林子里的蹄声象风渐紧
把歌唱给上田埂的人听
上田埂的蚂蚁更魂惊

把歌唱给屋梁上的鸟听
屋梁上的手脚暗抖索
把歌唱给最黑的人听
最黑的头冒头星

把歌唱给坟上的草听
坟里的骨汁流了九十九米深
把歌唱给最后的人听
最后的土地已殆尽


2 渡口

我要告诉所有的人
风在这儿断的
时间象鸟,停在桅杆上
雨来就影无踪迹

送别的人,失魂落魄
有一只船
长年在这里打住
她自从上岸后
再也不见回来的意思


3 在矢车菊的叶子下

在矢车菊的叶子下
六月的花蛇在行走
六月的微风呀,吹着花蛇的心肠
谁空虚的头颅
去祭奠它细长的舌头

在矢车菊的叶子下
逃亡者的躯壳在疾走
六月的阳光呀,像石子拍打着他的心脏
皮肤黝黑的人,呆坐在岸上
岸上的草丛,簌簌作响

在矢车菊的叶子下
蛇信子吐着米粒的火光
招魂的雨点呀,要使他的空虚金黄
谁该在幸福的缠绕中昏迷
忘记死去的忧伤

在矢车菊的叶子上
逃亡者的蓬以黑且又长
怀孕的季节呀,木屋要建在山上
大地使她身心酥软
注入他心中的,是她一生的毒汁
矢车菊呀,开遍山下的沼泽
和煦的阳光,照在逃亡得的躯壳上
花蛇在渐渐靠近呀
她爱他失去的头颅
她要看他脸色焦黄,去那木屋的山上
在堂前跳舞,象林中的鞭子
六月的微风吹过呀,死亡的躯壳已留住


4 水上的人家

水上的人家,从船朵上飘来
那个不能想的人
她就在船上

八月的雨后,水上一片寂寥
那个不能想的人
穿着十九岁的衣裳
望着水中向下的山头

我在这清秀的山头
望着船朵正去的方向
那个方向的滩上
有令人心急的石礁

我每个月要病二次
一次是船上水
一次在船下滩
那个不能想的人
只愿她永远健康

水上的人家只有一个
水上的船儿只有一条
水上的女儿就是水呀
你一想她就走

八月的雨后,水上的一片寂寥
我不再去想呀
我要回房去睡觉
八月的雨后呀
她总站在梦中的船板上


5 这里的人儿谁认识你

娟啊娟
这里的人儿谁认识你
谁见过那风中的桔子
那失而复得的桔子,在陌生的门前悬挂

娟啊娟
这里的人儿谁认识你
谁的腰已被折断
头颅还在林子里歌唱,呜咽又甜蜜

娟啊娟
谁认识你,认识死后的脚印
谁见过冬头的火堆中浮现的黑发
谁因此在流亡,把骨头埋在深山沟

娟啊娟
谁认识你,象我,知道你的身世
谁见过今夜第一个手忙脚乱的人
谁见过那木匠,在月光下逃走

娟啊娟
谁是弱水,又在弱水中随心所欲
谁揭开了娟的胸,见到竹上咯血的小鸟
谁能象我,畏怯,却认识你

娟啊娟
这里的人儿谁认识你
谁在秋天诞生,在芦苇花上失去灵魂
谁在七月离去,衣裙的碎片花美

娟啊娟
这里的人儿谁认识你
谁正吹着口琴,叶子象周围的孩子夭折
谁聆听雨声,遗忘了端庄的身躯

娟啊娟
谁认识你,认识死后的脚印
谁是今夜梦中的堕落人
谁家的斧子,把主人的手砍伤

娟啊娟
谁还在屋檐下传诵着民谣
谁说过你的头发变得更细
谁见到了那风中的桔子,年代久远

娟啊
谁安静下来了
谁在庭院更深
谁安静下来了
谁在庭院更深
谁家的虫鸣,一阵比一阵紧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