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过去,过去! (阅读4935次)





嗓子嘶哑的结局是
喉咙又不会按回忆而笑了
敞开裂口去卖毛茸茸的围裙
度过这一周!
过夜后的床叮叮当当的摇来摇去
让我想起H还在
幻想中谈论女人学车时起
摆弄炖锅的感伤就一直跟着他
H涨红的脸热闹,潮湿了起来
他正在一本俄国童话里给
吓人的照片淋浴着
一个咕咕叫,另一个吞咽着口水
可是没有希望
星期二明天就满十二岁了
门口的房间(也许是骂人)在
担心石榴树会不会走足够多的圈子
别自以为是在丈量!
H请了一些姑娘来弄点儿吃的
让我们释放肚脐下的一些醉意
拿起扫帚给H的女学生写下一首诗
“请你今晚把气味留在院子里,
我们要迅速地和欲望一起过生日”
吃过午饭后,我全力捕捉着十四年前的
星期二我们是怎么挥霍的
让人听出双重惊讶的是
如果一切没有在匣子里的话
那么多的东西就都不是真的
可如果要把所有的快乐都记下来
就无法进行交换
那样幸存的人
还有何处可去呢
那个星期二我可能更甜一些
而且只有三次机会
那年年终时,羊群来了
我们只是短暂地绕了会儿圈子
也许是最后一次追逐
她们开始歌唱和忍受......

J终于到达了,她总是丢三落四的
和所有人的未来一样
昨天刚领到偏离的运气
现在我不再怀疑和限定
我会把慈善的线条
搞得乱七八糟(出于救护的目的)
J会找到错误的衣服
然后我会用剥落过的体温来教训她
“真不该看这些帐单,
你原本要去哪儿?”
J走到台阶时,我拽了拽
她的粉红尾巴,滑稽地一笑
晚安,我们甩了甩头发
我听见她开车门的寒冷回音

早年的羞愧喊着我
我舌头僵硬的回答着
一边试图把一扇窗画到她脸上
至少可以挪开一条缝来散散步,或
意识到自己正在上当
羞愧开始给美丽的玩具谱曲
写词:
“罗马,当胡萝卜染红了裙子
小贩们开始收摊......”
最后一段是这样的:
  “六个铜板被扔在拐弯处
   酒店的铃铛被偷了
   所以孩子们一直呆到清晨
   等待假装的绿燕麦出现”
要是我有个范围,天气从来少不了
来引诱我
人们明明已忘了棉花和燕麦的区别
多么令人心碎啊
拖着空箱子的感觉

又有人在喊
“死亡今天早晨被抓了
危险是因为靠得太近”
别喊了,我不会来的!
“这我不管!”
但他的最后几句话
却让我回味了很久,我听见他喊道:
“那些薄利多销的女人们走得更远
象兴奋的猿猴不懂得停下
因为过去,
过去只是一张颤抖的拼图。”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6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