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批 改 作 业》 (阅读2000次)



《批 改 作 业》

翻开(商务印书馆)《新华字典》
(1979年修订重排版)
其中每一页都有我认识或不认识的汉字
第279页,左下角,“鴷”li
“鸟名,就是啄木鸟,嘴坚硬,舌细长。”
我喜欢这个字的发音,li——干净,多么形象。
第278页,左边第二个,“蓼”liǎo
“一年生或多年生草木植物,花小,
白色或浅红色,生长在水边。”
我觉得很美,但愿我能记住它。

因为给初一学生批改作文,我才翻开
这本用棕色塑料包裹的字典
每页都有些泛黄
23年前,一双瘦瘦的小手才是它的主人

面对这些“扌”旁,“灬”旁,“口”旁
虽然我的教育就从这儿开始
但它们跟我现在的生活
为了每次120块钱的讲课费
以便破产后能活下去
在每个星期天的下午,站在少年宫317教室的讲台上
给孩子们上课,又有多大关系?

我惊讶于自己的冷漠和缺乏好奇
就像那些认识或不认识的汉字,都是我的局限性

是的,现在我每个星期天都教孩子们作文
我才教到他(她)们写“记叙文”
就是如何写“人”,如何写“景”
“第一点,同学们”我说:“要杜绝错别字和病句”
“句子要通顺,条理要清楚。”
“要忠实于自己的感受并善于发现”
……

他(她)们用专注的眼神望着我
似乎我是一个知识老人
虽然窗外就是一个游乐场
更多的孩子已忘记了家长和老师……

应该承认,我有些愧疚
什么是“清晰”呢?什么是“准确”呢?
什么样的“句子”才不是“病句”呢?

现在,我又翻到第512页,左边第一个,“雅”yǎ
○旧时所谓正规的,标准的;~声(指诗歌)。~言。
○……○……○……○……○……
左边第二个,“轧”y
“圆轴或轮子等压在东西上面转。”

我真的不明白所有这些解释
这些“披着面纱的熟人”
(这是我的一个学生对“魔术”一词的比喻)
在时隔23年后,要求我重新认出它们
虽然现在的我不再迷恋“眩晕”或“隐喻”
而执着用词的准确——
让一个名词具有形容词的效果
但我觉得,只有在“回光返照”的时候
我的眼泪才会夺眶而出
                                               2002.12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