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昨 天》 (阅读1710次)




        昨  天


        昨天,(在这样的雨天,我觉得,忧郁会毁了我)
        我读了杜甫的《春望》和卡瓦菲斯的《可爱的白花》。
截然不同的伤感写得都那么美,
让我相信“情感的奇迹”确实存在。

我还做了一个“潜水艇”的梦。
透过密封的箱子,
        或者一条鱼的眼睛,
(不太清晰地),我看到了西湖岸边的柳树。
这是我的家乡,一个享乐的市井。
曾经,我爱上了这里的两三个女人——
完全是因为孤独和欲望。

昨天,一束古老的光线,
(我念了几遍观世音的咒语)
试图让无意义的生活得到慰藉。

当我说:“碎片”,当我说:“琐碎的昨天
现在我就记得这些。”
并不表明现在我就领悟了什么,
领悟了“生活需要伟大的能力。”
我只是觉得,真的觉得,
在这样的雨天,忧郁会毁了我。
                                       2002.12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