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一次就完 (阅读4141次)



六月的这天
雨下了
雨停了
中午
我打开了房门
一间阁楼
却开始担心
水汽
从我皮肤上蒸发后
我会不会变得很轻
我进了房门坐下
靠左边的一张床
柔软 坍塌
有种气味
我的朋友是怎么说的
只要下雨
只要有雨水的声音
就有
做一做爱的心情

现在是中午两点
公鸡奇怪地
在这户楼下的某个地方
打鸣
它们有好几次
在雨停的间隙中
提高了声音
我打开了一角窗帘
发现细雨细落的天空
居然有云
隔墙的正面是
一个房顶
两滩积水
黑的部分很黑
白的部分很白
楼房之间
很奇怪的
没有绿色

我想起了朋友说的
芭蕉叶
有一种芭蕉的味儿
芭蕉味儿 只在
一些男人的嘴里
我在楼房上呆着
偶尔会头晕
床上的花布
我想起了不久前的一次
匆匆的一次
在楼梯暗处
女人手指前方
火车火车快来了
男子顿时
没了兴趣

这时还不到三点
雨又下了两次
但很快地
雨又停了

2000.6.9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