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鸟语] (阅读4697次)






[鸟语]

每天清晨
小鸟呢喃
混沌中的一个电话
说说夜梦
说说天气
说到春天,花朵
说到台风
终于
安静下来



[暴雨]

仅仅是我收走了
几件衣服
那些雨点就
很大很大地
砸下来


[小镇]

火车站下着雪
柳枝光秃,无声低垂
是梦中还是
真的在大石小镇
十年?二十年?
火车停靠在站台
塑料网兜里
几颗冰冻梨子
铁轨上荧火虫
一闪一闪
外婆外婆


[恍惚]

热啊,热啊
每个人见面都这么说
也不谈诗歌
不谈伊拉克,欧洲杯
每天盯着那根
猩红的温度计
想着春节时的
那场寒流
恍若隔世




[红薯藤]

书架上的红薯藤
记不清是哪一天
发芽,生长
天天向上。记不清
是哪一天,它们突然
垂下来,向下长
越长越长,有一些
快要垂到地板上了
书架上的那些书
沉默着
它们不肥不瘦
只是看上去
比以前
更为沉默


[燕子]


窗外的大雨中
燕子平行于地面飞行
我相信它的穿梭技艺

有时因为一只虫子
猝降水面,我仍然相信
跌落的技艺,有惊无险
在水面轻轻一沾

等她将虫子
塞到小燕子的嘴里
它才优雅的站在
阳台的铁丝上
抖掉那几滴
来自郊外的雨水


[南山]

出门即南山
上南山
麦子油菜收走了
剩下玉米孤零零
齐整整站立
村头还是陈年的干草

我吃惊于池塘边
修建水渠的小男孩
吃惊于咀嚼干草的黄牛
草长雀飞又一年

搪瓷碗吃饭
恶毒地咒骂
散步的猪
多少年我没有这样
没有对一个陌生人
如此长久的专注

我只是不经意闯入
我只是在出村后
在你的玉米地小了便
我能给你的
只剩这一点




[老同学]

晚上我一个人
在床上躺着
先听一会楼上老女人
洗澡水的哗哗声
接着听坂田车站
火车的轰鸣
前天晚上是十一点半响起
昨天晚上也是
十一点半
今天晚上十一点半
没响,十二点也没响
正在纳闷
电话铃响了
是花间吗
我是韩求儿,我和老王
在铁轨路上喝啤酒
狗日的,只有在
喝啤酒的时候
才想起你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