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论爱情(2) (阅读3900次)



   ——屠格涅夫《初恋》这部小说最后,即死的父亲告诫儿子:“要小心女人的爱情,要小心这种幸福,这种毒素……”确然,女人不仅有猫的品性,而且还具有“狼的逻辑” ,她们全神贯注于爱情,因为她们只把握适宜在这块泪血濡染的土地上播种的毒龙的牙齿,她们一生的希冀将由此结成果实。而且,她们终其一生也掌握不了探测真假爱情的仪器,如果碰上了与爱情稍微相似的东西,她麋鹿般的眼睛就会立刻认定这不只是真正的标本或许还是唯一有待采集的蘑姑。女人爱情的致命危险也在这里。因为她们不懂得分离灵魂与肉体,故一旦条件许可,女人的爱情就会转化成恶魔般的力量,确实存在着令尤里西斯也毛骨悚然的的女人,她们会毁掉一切来满足自己的欲望 ,虽则她们也知道自己的欲望是永无餍足的。虽然爱情在女人生活中举足轻重,但她却不能将其融化到平凡的生活之中,她们不理解这样一个浅显的道理:“当一种爱情附带许多插曲,诸如一道参观博物馆,一道听音乐会,总之当它构成全部错综复杂的生活,为通信与谈话提供了内容;当两人的关系以调情为开端,后来又发展成庄重的友谊,这种爱情自然比那种只会奉献身体的女人的爱情丰富得多,正如一支乐队的表现力更比一架钢琴的表现力丰富得多(普鲁斯特语)”。女人总是在自己的生活之外去寻找爱情,不是高于自己,就是低于自己,高者实现她的梦想,低者满足她的欲望。下面这一点我们也应该格外加以考虑:女人为什么特别愿意与谎言泡在一起。一方面撒谎往往是个性格问题;另一方面对于那些并非天性爱撒谎的女人,谎言往往是一种本能的防御手段,起先是应急的需要,后来编排得越来越严密,用来抵御那突然降临的、可能毁掉她们一生的危险:爱情!爱情是女人终其一生也不想摆脱的疾病,是最容易导致其生活之堤完全坍塌的漏洞。只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她们的爱情会像挥发了的毒药,慢慢失去固有的毒性。女人之所以对时间怀有刻骨铭心的仇恨,其原因就在于此。一个拔除毒牙的女人是不可能在其情人身上留下爱的噬印的。这时的她,可以被看做“天使”了,而“天使”是不存在的。——因之,在毒性还没有完全消失之前,她们无论如何不想饶恕自己所爱的人,如果那个男人用诗歌中而不是戏剧中的那么一种盲目的激情去爱她,珍重她,崇拜她,她们就会含着“玩世不恭的微笑”或“虚而又虚,以至于无的泪水”绫迟他,并把血液有节奏的应答声视为至高无上的音乐——惟有这种音乐对她来说才会导致真正的融化与解脱。那么,

    女人在折磨她们的情人时快活吗?不,她们也在诞生的痛苦之中。她们正在诞生新的自我,
  而她们从不相信他们会成为自己的援助者。
                            ——曼斯菲尔德

她们的复仇之心虽则隐蔽却是完全真实的,在她们的本性中有着残酷的和我们可以称之为“野蛮”的东西;为什么有些男人对女人的仇恨即使感受到了也无从理解呢?因为他们从未像女人恨过那样爱过,当然也就无法像女人爱过那样恨过。对于那些纯粹的女人来说,仇恨是另一种激情,它会产生一切与爱截然相反的影响,仿佛把蜡烛的两端同时点燃,放在心的支架上,旋转起来,形成一个又一个火焰的旋涡;令人恐惧的是,她并不总能保持二者的和谐,稍稍一阵情感的风吹来,就会打破其间的平衡,一端沉下来,烧焦了自己;另一端举起来,毁灭它所能毁灭的一切。因此,通过她们你只能失去自由而不能达至自由。——显而易见,爱情是一种与自由对抗并冲突的力量,真正的爱情往往是插在枪口或狱窗里的花朵;当人们谈到爱情的喜悦时,我总是感到奇怪,而讲爱情的不幸与恋者的悲哀的生活观无疑才是更深刻而自然的。当我看到一对幸福的恋人时,总能听到把他们锁在一起的镣铐发出的叮当声,并由此产生莫以名状的忧伤。我赞赏那些隔着一道不可逾越的深渊接吻的人,他们才把自己的幸福建立在不可摧毁的真实之上。若干事实证明:在女人的爱情与男人的爱情之中没有可通约性,在女人的需要与男人的期待之间也没有可通约性。“爱欲”这个词也如春秋、东西、高低、大小一样,是背道而驰的两种力量;从本质上来审视,爱情与性欲其不同之处在于:社会是以性欲为基础建立并完善起来的,而爱情则仅仅是发生在两个人之间的事情,有时甚至是一个人,它属于个体的生命;在真实爱情中有另一个人的光与影的渗透。它是在本质的奥秘中靠精神的力量建筑起来的,这种奥秘有着不可解读性。它不对任何世俗的力量让步,不向任何理性主义屈服。一个人只要沉入其中,就会自觉地把自己选做社会的敌人。奥维德说“凡情人皆为战士”,在与世界冷酷法则的对抗中,爱情往往因其不知逃往何处而实现其使命。

    深刻的悲剧性是爱情固有的品质,爱情也不是偶然地跟死亡相连系。
                                  ──尼·别尔嘉科夫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