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论“她”的名字就像一封“信” (阅读3678次)



  只是到了现在,对我来说,某种令人敬畏的静谧消逝了,那棵树最顶端的枝条上缓缓飘浮过的已不再是昨日的鸟群。一切都已成为回忆。爱情成为回忆。绝望亦然。所谓的无缘无故的忧郁亦然。甚至恐惧也成为回忆。但,在这一“回忆”中,我却无法面对“她”的名字,无法面对那些充满激情与梦想的日子,把我的心像用手挤压成熟葡萄一样挤碎的汁液四溅的幸福日子。因之,在本书中我把“她”的名字也隐藏起来,为了不显示“她”的普遍性,我不得不做出足够悲壮的牺牲。虽然,“她”无疑是我的作品,为了铸造这一作品,我倾注了青春时代的全部激情与想象力 ,但“她”的轮廓还是不够清晰,“她”的外表还是那么朦胧,以至于你们中的每一个人都有可能爱上“她”,并能找到自己独特的方式去爱!而她对此似乎也没有怀着天然的恐惧,她似乎很乐意走出文字的丛林,像奥菲丽亚一样,躺在铺满花瓣的河水上,朝不可知的下游流去。当然,像一枚叶子似的悬在她嘴上的歌儿是没法听懂的。不是歌儿没有意义,而是你们从来也没有朝这里张开自己的耳朵。一个熟悉的名字就如一册翻旧的乐谱,不用打开也能听到那内在的、骚动不安的旋律。从我的角度而言,只要你们觉得有意,我绝不妨碍你们中的任意一个人给这个特定的形象领取一个名字,一个更有磁性的名字,或者说一个对试图认识“她”的人来说也许更为自然的名字。
  至于我自己,“她”的名字就像一封“信”,你可以想象:一个人经过很多磨难终于到达一处圣殿,他祈求神喻,神在百无聊赖中赐予他这样一封信,他不知道这仅是某种惩罚的开始,却相信或者说他以为在这封信中包含着他必须考虑的什么是他生活之幸福的信息,但那封信却由于神的某种不可抗拒的隐秘愿望以至字体微弱不清,笔迹几乎难以辨认;那么,这个不幸的人很有可能会怀着焦虑不安激动地一遍又一遍地读那封信,一会儿发现一个意义,一会儿又发现另一个意义,他根据对词义的理解认为他已肯定地辨认出来了,然而他却从未超过他开始时遇到的同样的确定性。怀疑与困惑的蛆虫在他的脑血管里蠕动着,使他既看不清信上的文字,也无从知晓自己到底希望它蕴涵的意义。他凝视着,越来越焦急,但他越凝视,看到得越少,他的两眼时而喷射出烈火,时而充满了泪水,但他越是这样,发现得也就越少。在阅读的过程中,时间流逝了,字迹变得更模糊,更难以辨认,最后连信本身也撕碎了,化作一群彩蝶散去,而他什么也没能留下,只有充满泪水的双眼……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