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失眠者和风的庭院》 (阅读2804次)






风、花朵和宁静的屋宇
玻璃般透明地栖息于流水,
宛若猫头鹰和蟋蟀的歌唱或蒙太奇解码。
那是生活的真实——


深夜两点,飘忽的思绪像一把剪刀
修葺过去与未来的接口,尘埃乘虚而入
它摇摆身姿,酷似一个风骚的女子。

敲打和疏忽都不能驱逐那已鲜明的指示。

我戎装在身,但分明不知哪里是战场、营房或墓地?
一个初级特工,
劫持不下黑夜的全部隐秘,
风,一阵紧似一阵
如袅袅青烟。


声音被蒙蔽起来,
风穿过我的身体。
所有漂泊的日子锁在骨髓里
坚如磐石,错乱的气候在时间之网中颠沛流离。

我独自在黑夜盲目地舞蹈,
手持彩带仰望一座佛塔。

我的想象无关紧要,
那只是,
多雨的季节对阳光虔诚的渴慕,
一个穷僻之乡的形而上的自欺。

此刻,芳香的百合
被带入无趣而拥挤的房间,
茎蔓卷曲。



黑暗尽头是无眠的狂欢。
就像死亡是另一次写作。
谁能以星光的名义
洞悉黑夜的真相?

我,不再窥视窗外
不再被寒冷推向一个莫须有的将来。
孤独是深夜的切口,
从各个侧面收集对生活严谨的证词。


2004/5/21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