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论爱情的本质是绝望 (阅读4598次)



  显而易见,这部书即使不是思的结晶,也是反思的产物,我不敢相信自己纷杂的思绪即是所谓的思想,但在一个又一个的梦中,我惊讶的发现自己也走在通往思想的道路上,很有可能我永远也达不到那重纯净的广袤,但我却不能不勉励自己继续走下去,既然我在快到达“人生的中途”时才发现蜿蜒在自己脚下的也是一条道路,既然在发现这条道路之前我已经在荆棘丛生的荒原上跋涉了很长一段距离,那么如今还有什么力量能剥夺我继续行走的勇气呢?……在这部著作中,唯一缺乏的是叙事,我确乎于想象中为着自己的某种需要已开始了叙事,但在具体行文时却把它忽略了,说地更确切一些,是它把我忽略了。仿佛它已失去表现自己的兴趣,尤其不愿意在我的笔下把自己裸露出来,它在那湾蕴含天光的夜水里睡得非常舒服,像一条终于摆脱钓钩的鱼,再也不肯在反思之钩上徒劳地挣扎了。而我又怎能为了读到那么一卷“素书”,就残忍地剖开它雪白的肚皮呢?正如得鱼忘筌、运斤忘质一样,我眼睛所见只是荆棘丛中的一两滴血——荆棘鸟的血,却与给它们提供一切的大地达成了相互的遗忘。故而本书仅是已逝的朦胧印象的连绵不断的流体;但当您仔细审视时,却会发现,所谓的“连绵不断”也仅是某种表像,在更深沉的存在中,这些印象本身也是孤立的(你不能将钻石熔化成玻璃);当然,是在相互映照下的孤立;每一章、每一段都有自己不可避免地要被阅读者找到的位置,就像在树根之上,你总能找到树的叶子一样;不管是脱落的,还是没有脱落的,叶子总不会抗拒树根的引力,难道会不是这样吗?
  当然,本书也谈到了爱情,谈到了爱的对象在情的漩涡中的相互发现与迷失。由于爱情中的不同因素在个体身上会以非常不同的方式混合一起,从而使爱情在一个人那里不会与在另一个人那里一模一样。爱情与婚姻的主要区别在于:爱情是一种信仰,而婚姻则是一个契约。是“一种”与“一个”的对应关系。真正的爱情纵然有着千差万别的表像,其本质却是相同的(婚姻在共同的表像之下却各有各的不同),这一本质就是“绝望”,正是在绝望中爱情显示出固有的激情,因其不绝望而绝望,或因其绝望而不绝望,从希望到失望,由失望到绝望,令人绝望的绝望是爱情的品质,同时也是爱情的痼疾。使你对爱情感到绝望的是即将到来的死亡所造成的别离,或即将到来的别离所造成的死亡,不仅是作为个体生命的死亡,还有个体情感的死亡,命运的不可知与生命的无常跟两块磨石一样,将你碾压于其中,而你根本就找不到逃脱的那种可能。艺术化了的爱情就跟你对自然的爱一样,在他那里,征服的结束即意味着毁灭的开始,且自始至终伴随着一种强烈的朝拜的欲望,这种爱具有一种激烈的几乎是反性感的和带有广泛质疑的面貌,他想揭开所有罩纱,然而他又害怕做到,他只能连着纱披一起拥抱她,对她的追求依然是不真实的,因而也是绝望的。——在真实的爱情中我们很难有勇气去正视爱的对象的眼睛,因为我们知道这一爱情是在绝望的峭壁上盛开的短暂的花朵,对此你没有一丁点指望拥有一个幸福温馨的未来,虽则这恰恰是家庭生活的历史延续性的最自然不过的结论与结局。我们总是自觉或不自觉地陷入这样的境地:

    待到她(蕾琪娜)满怀喜悦,热爱生活的目光与我的目光相遇,我却不得不离开——我就出去痛哭。
                                ——克尔凯戈尔

真正意义上的爱情正是通过“爱”达到了“不爱”,又通过“不爱”达到了“爱”。本书旨在揭示“不爱”的真谛。因此,你不要指望在这里能实现自己的梦想,也不要希翼会有不同寻常的语调来道出您深入骨髓的悲痛,更不要试图在这片丛林中找到一条甚至几条走出或进入幽谷的道路……因为,对真实的爱情来说,任何意想不到的情况都是适应的,她以自己的方式来完善自己;她帮助你阅读星空,帮助你看到大地的实际情形,仿佛一棵春天里的植物,用绝望中的希望或希望中的绝望来熏香一切,甚至墙壁,甚至废墟。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