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花间集注 (阅读1838次)



花间集注


江城子


秋风,伴随着滇剧急促
的脚步在屋外回旋。口音的
变异夹杂周围秋虫细微的
低鸣。很久,我们没有
吃一顿像样的中餐。意义
快速地转换、背离,犹如
刚刚度过的热夏。性命的
子弹从皮质下缓缓渗出。
急促的敲门声,有意无意
掩盖了变体小王子,咀嚼
沾满粉尘的乌梅。下滴的冰水,
没有足够的脑黄金,缓解
紧张带来的焦虑;没有足够
的液体风化阻击临近的
脚步。计算机时常蹦出的
小毛病扮演了盼望已久的
小木头。细菌在鼻子和咽喉
之间挑选着过冬的床铺,
喘息声干扰了隔壁的小情人。
日子,在等待中过早地露出
鱼尾纹,细细的纹理夹杂着
丝丝恍惚。登陆,下载,
细小的汗珠在烫烫的热水
的冲刷下,跳出爽心的微笑。

2000.8.19


长恨歌


暴躁的脾气,在夜色的
突变下沉静了许多;四十载的
孀居生活,心如止水的她
突然落下不宜觉察的泪痕。
逝去的年华不论怎样转述,
不论如何地一厢情愿都紧锁
在眉头。一场大火的余烬,
一块没有烧尽的炭。燃烧在指引,
我迈开脚步试图有所作为,
试图有所交代。而她却
突然,现出印在钞票上的
米开朗基罗的脸;在风沙的
侵蚀下,试图给我留下
足够的空间,试图让时间的
流逝转换成一次久违的
论争。可口可乐的论争,
持续在季节交换的风口。回忆
戏谑而愤懑,却适时地犹如
秋风缓缓吹过脸颊。停顿,
怅怅地呼出悠长的气流,解放报
清新的油墨流星般划过六月
到八月沉闷疲软的夜空。
怯怯的笑容映衬着气候的变迁,
缓缓渗出颗粒细小的汗珠。

2000.8.27


武家坡


看啊,政治的小蛮腰,在
习习凉风的欢送下,迈开
碎步,前呼后拥进了家门。
破败的门楼下,一双小儿女
怯怯的眼神穿过起伏的
落叶灰。战马嘶鸣,泪眼
汪汪,怎抵欠下的十两雪花银。
耀眼的银光,在昏暗的
变化的烛灯下,发着鬼儿绿。
鬼影匆匆的夜晚,王宝钏
踮着沸腾的小脚,快步在
秋风阵阵的羊肠小道。政治的
小蛮腰,沸腾着革命的热血。
秋风细雨伴随着娜杰日达,
怀抱铁锅,跨越湍急的气流。
差异在岁月的催促下越发
反复无常。晴朗的天空,
灰暗的心情,回答不了斑驳的
发丝尖隐藏的恍惚。丝丝
恍惚夹杂着清凉的夜色。
夜色环抱,他早早地抛下身影。
夜色掩盖了时间的痕迹,
夜色转移了正在确立的审美,
夜色脱兔般跳动在她的胸前。

2000.9.2


念奴娇


乳色汗液在热水滚烫的
包围下,挑出爽心的花招。
叫一声小娇儿,哪来的
如此坏笑。笑声嘶哑,笑声
在紧跟的风压下,摇摆出
毛茸茸寄居在螃蟹里的液体
意志。鹅黄的水疱,长势
迅猛。嫩汪汪的小粉蝶,
在欲望的驱使下持续繁殖
子宫和卵巢癌的故居。
瘦叔叔胖爷爷,花朵鲜艳,
秋风阵阵。皱巴巴的
北京城,张开松弛的红嘴唇。
黑夜里,耷拉的两片小
窗帘半遮半掩地进出着
态度强硬的棒棒军。环状
的秋夜,歌声四起。
萨缪尔森精心构筑的圈套,
伴随着微风和崔莺莺急促
的小碎步;伴随着
流感在人民银行的兑换口,
海关总署的台阶上,
巡道树翠绿的枝叶间,
融化了软绵绵的枕边风。

2000.9.3


后庭花


温侯细碎的嗓音,在陡折
的夹缝中穿行。优雅的
雉鸡翎,在风压的调节下
缓缓飞行。早孕的母猫,
董卓的花脸,曹孟德惬意的
笑声,在帷幕和屏风间
风吹杨柳般肆意摆动。
秋日降临,我漫步在
无限铺排的北京城;蝴蝶
在施展它美化生活的本领。
初秋的北京,小鼹鼠
加快躲闪的频率;娜杰
日达,返身踏进狮子的领地。
秋风阵阵,幸福的翘
屁股,犹如花瓣,落入
秋风的圈套。秋风急迫地
将争论推进到早春。笑声
一片,掌声一片,哭声
惊动晨练的旗兵。戏台上
急促的小碎步,快速
滑过一个月后的深秋。
哦晨风吹拂我的脸,晨风
吹散了我的梦,晨风
将涌动的人群吹起一米高。

2000.9.17


明月夜


湿漉漉的梦想,试图让他
弯曲的双肩飞起一米高。
湿漉漉地,他快马穿过
十八年设下的香艳美酒。秋风
浮动。薛平贵消瘦的脸颊
在轻轻跃动的京胡声中
渗出丝丝汗珠,轻脆地
滴在戏台上。斑斓的汗珠
沿戏台蜿蜒消失。夜静无声,
树叶催动着秋风。过早
露出的鱼尾纹,在阵阵
秋风的催送下分辨着,
跳跃着。十八年,湿漉漉
的梦想将他弯曲的双肩
倒挂在一个又一个戏台。
他取出钥匙,打开房门,乘
电梯来到街上。他慢步
在中秋的街区,邻居们早已
入睡。他抬手轻轻拭去
额上细小的汗珠。十八年,
他一次次和王宝钏抱头
痛哭;哦十八年,耀眼的
盔甲被季节转换成脚下的落叶,
为他演奏着生活的平均律。

2000.9.12


祝英台


今天,一个星期六早晨,
走在空无一人的社区小道上,
晨风呼啸着从耳畔划过。
渐渐地有人在锻炼身体,
有人骑着车去早市花掉一天的费用。
他们穿梭来往,像耳畔
呼啸的秋风和我心里逐渐
长出的念头。不知不觉,来到地铁。
人群骤然拥挤,但空气畅通。
我站在报亭前,一条条
消息在眼前跳跃,爆裂。
裂缝里飘出一缕声音,破旧的
二胡声应和着五百米开外
那个胖歌手高亢的嗓音。
斑驳的人群在地铁口进进出出。
秋风在地铁的轰鸣声中将人群带走,
将梁山伯一生的心愿
带进时间的隧道。气流呼啸,
凄婉的小提琴代替了陈旧的
二胡。安娜坐在午后的
阳光里读着儿子的来信。
月亮切换出上帝的腋毛和
鼻子上的细汗,而我却被一双脚
留在旧年八月新铺的路旁。

2000.9.6


玉蝴蝶


喜悦,在嘈杂的气流里
腾身跳进桌面;蓝色的,流星
蝴蝶般翻飞的天空。腾身
我们跳进喧嚣的人流,
我们各自戴着漂亮的花面具,
在人群里。差异,并没有
布满反省的天空;差异
任意地在我们之间攀折着
尚未长成的苹果树。这样的
结局让一场婚礼飘满了
雪花;让海平面凭空跃起
一米高。我们就在这样的
高度上交谈,随着海浪
起伏。海风将零星的火花
吹散,落进暗流不息的大海。
但技术又将它们一一打捞
进记忆的粮仓。蝴蝶
在初秋的田野施展它繁华的
本领。蝴蝶面具伴随着
阵阵秋风吹拂着我们的花面孔。
崔莺莺和蝴蝶夫人的面孔,
窦尔墩的面孔。斑斓的
油彩世界,我们手拉着手,
惬意地穿行在喧嚣的人流中。

2000.9.14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0年4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