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上苑序曲 (阅读1665次)



上苑序曲
给赵宇


群山遮住我的视线


顺着我的手指,
你看见群山遮住我的视线;
翻越燕山山脉,
果园里结满了山桃和酸枣,
刺槐守护在一旁。

顺着我的手指,
你看见孩子们在打闹嬉戏,
玩着杀人的把戏。
一个被匆忙埋在枣树下,
另一个变作他人的墓碑。

横七竖八的稻草人,
一个个缺胳膊少腿,
完全没了模样。
果林里一片荒芜,
野草漫过膝盖,色泽如同天空。

你不想在此安家,
你不想欺瞒与生俱来的嗅觉,
但你还是跟在我身后:
回想那天下午,
和朋友们朗诵叩坏的门环,

持续呼唤舅舅的童声。
火车穿过燕山山脉,
轰鸣着奔进一片沙漠。
顺着我的手指,
你看见满山飞舞着沙石。

2001.4.24


大队部


这里,我们经过数次,
周围的景象,
每次都笼罩在夜色或雾霭中。
两个朋友分住左右。
听说向北是皇家园林,

圣琼·佩斯曾远征到那里。
这里则遭过无数次洗劫,
地下骨骸成堆,时常传出哭声。
但这早已无从打探,
我也找不出什么象征,

只有埋头走在乡间。
晨风吹拂着早起的农民,
而我还沉浸在昨夜。
你看,落叶随风飘舞,
天边变幻着云彩。

人们还遵循着旧习,
王家等待出阁的姑娘,
换下沾满泥水的花裤子,
和新婚的嫂嫂,
悄声议论着新一轮选举。

这男人的天下,
将带来怎样的幸福。
落叶沿弯腰割麦的脊背滑落。
远处,扬沙正起,
天边已然灰蒙蒙看不见云彩。

2001.4.26


平静的湖面


还是我们三人。黄昏,
太阳照着静之湖。
湖面上几十只水鸟捕食、游水。
风,掀动着羽毛,
顺势进入另一片水域。

我们漫无目的的走着,
随手做些坏事。深秋,
湖光没能阻止随意攀折的手,
直到柔软的泥土惊醒双脚。
落日里水势平稳。

鸟鸣伴随着晚风,
你和小蓓落在身后。
晚风不断送来感叹,
但更多是笑声。
我们就这样沿湖边走着。

它们是来过冬,
还是作短暂的停留?
鸟儿们随意漂浮着身影。
秋意已深,天色渐晚,
偷偷地将它们从山色中过滤。

突地一声轰鸣,
在山中炸开。惊愕中,
鸟儿已倏地飞起,
转眼便没了身影。
无趣中我们回了家。

2001.4.28


远远的,一只鸟


大年三十晚上,
三家人围着火盆胡乱聊天。
碳火不断炙烤着室内仅有的空气,
咳嗽和头疼也被包围。
我想,是否给你打个电话?

一觉醒来,
万夏一家已在通往淮阴的途中。
昨夜一场大雪落了数次,
这里只下了薄薄一公分。
小蓓忙于纪事,我忙于玩耍。

冰上,我们一蹦三尺高。
跑着,跳着,合不拢嘴。
新雪晶莹剔透,重重地摔在上面,
爬起来,又摔下了。
一尺厚的冰咯吱作响。

快乐总是要分享,
第二天就多了四位。
沿着正月初一往前走,
在铁路桥下拐弯,打雪仗,
然后上山,发表议论。

远远的,一只鸟,
看不清是乌鸦还是喜鹊,
探着小黑脑袋,四处张望。
视野里除了我们就是大片别墅,
拥挤得容不下落日和晚霞。

穿过漫过膝盖的蒿草,
踏进松软的雪地。
雪,落叶,多年沉积的腐土,
交替将我们送往路旁。
路上灯下,卡车跑得飞快。

2001.4.30


两棵小树


这样的风,在上苑
算不得什么,它绵延的速度,
却一直令我吃惊。
我不曾想,也不曾问。
你安静地坐在湖堤上,

我一刻也不闲着,
东张西望,挥舞着小树枝。
在这之前,我舞动铁锹,
吃力地挖出一棵树。
就在准备回去的途中,

山风将我吹动半米,
铁锹跟着移动。一个星期很快过去,
吃完晚饭,无所事事,
一个人在村里随便散步。
偶尔抬头,群星穿梭闪耀。

而我没有更多的想法,
只是默默地走着,间或想起,
地铁里人群拥挤,
几乎无处藏身。山风徐徐。
迈步往回,途经那日栽下的两棵小树。

一棵已经枯黄,
另一棵低垂着脑袋。
山风吹拂,衣角缠上荆刺。
夜深人静,
睡意已沿眼角徐徐展开。

2001.5.24


上苑以北


没有想像中的冷,
人们挤在两家饭店里,
吃呀,喝呀,
斗嘴,吵架,说笑话。
全然没了模样。

天色渐晚,
天气已凉,
小蓓和家新忙里忙外。
整个朗诵会,
你很安静,而诗人们……

像往常一样,
空中闪烁着星星,
波特安静地吃着晚餐。
它已经长大了,
它的胃足够消化这一天。

这一天,
我没事人地东瞅一下,
西看一眼,像在找东西。
几个月前,或几天前,
我几乎翻遍了这里的一切。

当然,都是在梦里完成的。
安静,我说,安静。
上苑以北是静之湖,
是一片山地,住着几户人家。
平日,他们早就睡了。

2001.10.6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0年4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