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每周评论 (阅读1804次)



每周评论


死,是他必须付出的代价。
在某个力量的感召下,他开始从事
它,一个他拿来糊口的职业。
从狭小的门洞进入,而在
这之前,沿途两个半小时的
堵车以及由于遗忘而造成的卡壳。
等等。地震局传来的消息
和那不准时的天气预报,让他大倒
胃口。这仅仅是小毛病,一粒
速效救心丸就安然无事。虽然学习
的榜样被截杀,但层出不穷
的伟哥试制品的上市为他分流了压力。
中枢神经的抗灾性,由于
缺乏有效的锻炼,致使苍蝇和
蚊子的战争不绝于耳。哦!
严重的神经衰弱症干扰了
正常的性生活。于是,他不得不
求医问药。此时,不是一粒
速效救心丸就能解决。前庭的
堵塞需要花费大量的钱财
才能疏通,而卵巢癌的根治。除了叹气,
别无他途。夜深人静,从
一个大宋子民到当下的……他
实在无法确定眼下的身份。
一个官宦人家的后裔?一个
城市小知识分子?还是政治
的帮佣?1898年的“德雷福斯案”,
左拉和《曙光报》主编克罗蒙梭。
他怀疑自己的判断力,他对
自我声音的质疑,使他近日来
犹如丧家之犬。充分的比喻。
在生活的感召下,在满天星斗的
照耀下,他将秘密深藏心底。

1999.2.15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0年4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