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妓女冯小小 (阅读3191次)



妓女冯小小


我们的美梦清清爽爽。冯小小
坐在梳妆台前双手托腮,陷入沉思。
他为什么隐藏得这么深,冯小小
百思不得其解。我们的美梦清清爽爽?
一边回想走过的路,一边勾着
唇线。略施粉黛的脸上:她的路
就像起伏不定的道琼斯工业指数。
她沉默着。她在等待什么?
那是个黄昏,她从家里出来,
身上仅有一块银元。花一角吃了碗
清汤面就匆匆离去。他为什么
隐藏得如此之深。她挖空心思。
想啊,想啊。火势在漫延,腾空而起。
她的脸在大火的映照下鲜艳夺目。
而一夜的酣战使她筋疲力竭,
翻个身都困难重重。她沉睡着,
把小腿架在他的大腿上。
一觉醒来,偌大一个家只剩下她一人。
奇迹吗?她不相信奇迹。她坐在
窗前。回忆的晚报,她一版一版地
翻看着。那些翻来覆去的“新闻”,
那些小道消息、奇闻轶事……
就这样整整翻看了一个早晨。
江南的梅雨一年一年地下着,
淅淅沥沥落在窗前。几十年如一日,
她已习惯在这样的天气里
生活,回忆。冯小小一脸肃穆,
仿佛刚上学的小外甥走在
瞻仰革命烈士的路上。此时,
小男孩正做着美梦,稚嫩的
小脸洋溢着笑容。红豆生南国,
相思至死休。而妓女冯小小的一生,
她会心地一笑。女儿两天前的
来信给了她足够的欣慰。
她缓步走向阳台。岁月的流逝
清清爽爽。“心不死于情结,
烦恼自由生。”失恋的
小女儿的偈语让她感到……唉!
小儿女心肠。阳光明媚。
冯小小轻轻舒展着四肢和腰。
对他为什么隐藏得这么深。
轻易地放过,还是做不到。
虽然她年过古稀,生活的帷幕
即将落下,幸福也始终荡漾在心头。

1998.3.20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0年4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