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大小姐 (阅读1863次)



大小姐


大小姐到的那天,正下着雪。
我去车站接她。在这之前,
我和二小姐没联系上。“不足为道!”
大小姐是我们的。不能让她知道。
如果说我爱她。那是胡说。
哗哗的流水声打开了八年的梦想。
“饭已经做上。”大小姐一脸
不乐意。她喜欢NBA。但是,对人人
敬爱的飞人乔丹“让别人去爱吧”;
对不可一世的罗德曼以牙还牙;
对得了病的魔术师不闻不问。
在她的心灵深处暗藏着擦不掉的……
我期待着,可恶的大小姐
把我叫醒。外面阳光明媚。
“西单的真维丝全是眼泪”。
穿过繁华的前门商业街,是沪版中心
和珠市口基督教堂。但电视里正在
转播共和国老头寻访美国小伙,
大街上人头攒动,警察在维持秩序。
匆匆踏上公共汽车。“潘金莲
是个好人。”女司机回头对男乘务员说,
“我喜欢她。但是,听说政府
春节期间禁止上演。有人要造反。”
“哦!真是狗胆包天。真以为
‘该出手时就出手’”满车的人
都愤愤不平,而大小姐已呼呼入睡。
困乏和烦燥是她初来乍到所受的
教育。她涉世未深,很多事看不惯,
很多话说不出口,像某部电影
中的“阁楼之花”,一旦踏入现实,
就面临着枯萎。“你要经得住诱惑。
这里虽算不上花花世界,但也。”
历经沧桑的二小姐的希望终于落了空。
关于大小姐就说到这里。我正在
练习下回分解术。你呢?“一直很好。”
那么好吧。我们就以好来结尾。

1998.2.22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0年4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