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星期天晚上 (阅读1782次)



星期天晚上


时间已进入腊月,小区里鞭炮声,
此起彼伏。节日的气氛,早早地
逼了过来。禁燃令不过一纸空文。
但我还是小心翼翼地做着饭,
生怕弄出半点声响,惊动楼下患心脏病
的老太太。她的心脏病闻名小区。
她还是上来了。她邀请客人似的
安排我们坐下。“生活‘润物细无声’”。
她的话高深莫测,神情平淡如水。
所起的波澜不过是小区里成天叫卖
羊头肉、修理雨伞的声音。那是
她熟悉而热爱的安徽小伙子悠扬的
吆喝声。她一个北方人,从没去过南方。
她总忍不住上前,搭讪几句。
“多好啊!……”修理雨伞的季节
已经过去了。从前的叫卖声,
已经被:大屏幕、VCD、DVD,
风驰电掣的小轿车所取代。它们的
声音是时代的声音,但“磨剪子咧噢,
戗菜刀……”是老太太的声音。
叮当作响的六十年前,她风华正茂,
青春欲滴。但她却嫁给了戗菜刀
的王老五。王老五家徒四壁,
她没一句怨言。她操持家务,生儿育女。
家境日渐富裕;儿女日渐成人;她,
容颜渐去。如今,丈夫已不在人世,
思念是她每天打发时间的法宝。每当
她一听到,铁片的碰撞声就情不自禁地
拿出菜刀或剪子。她皱纹肆意的
脸庞,随着叙述的不断延伸逐渐舒展,
幸福的笑容荡漾在上面。她在怀念:
她怜香惜玉的穷丈夫;她的青春没有
好好利用,就合上了。“说得
太多,惹人嫌。”她年过八十,
可谓历经沧桑。她的八十自述:
再平常不过的生活,匆匆,就结束了。

1998.1.12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0年4月